中文 English |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賬號:

登錄密碼:

當前位置:首頁(yè)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學(xué)術(shù)論文
周剛志|“黑格爾法哲學(xué)批判”的憲法學(xué)解讀及其方法論辨析
時(shí)間:2021-11-12 瀏覽:2224 來(lái)源:含月軒 作者:周剛志
感謝湖南省法學(xué)會(huì )憲法學(xué)研究會(huì )年會(huì )的安排。前段時(shí)間我在朋友圈曬了三十年前的舊書(shū)(周禮全著(zhù):《黑格爾的辯證邏輯》,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89年版),胡肖華老師看到了,就指定我評議劉建湘老師的發(fā)言“也談《黑格爾法哲學(xué)批判》的主題:憲法革命”。為此我重讀了黑格爾的《法哲學(xué)原理》與馬克思的《黑格爾法哲學(xué)批判導言》、《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等論著(zhù),剛才又聆聽(tīng)了劉老師的高見(jiàn),現在談一點(diǎn)粗淺的體會(huì )。
第一,我們如何理解黑格爾法哲學(xué)尤其是國家法哲學(xué)?黑格爾使法哲學(xué)這個(gè)名詞被我們耳熟能詳,但是黑格爾不是法學(xué)家,他的法哲學(xué)是其哲學(xué)的一部分,法律與道德、倫理一樣只是客觀(guān)精神的體現。中國學(xué)者多將黑格爾哲學(xué)歸為客觀(guān)唯心主義。我們要如何理解黑格爾哲學(xué)與黑格爾法哲學(xué)?在馬克思眼中,黑格爾哲學(xué)在德國的影響非常巨大:“德國的批判,直至它最近所做的種種努力,都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哲學(xué)的基礎。這個(gè)批判雖然沒(méi)有研究過(guò)自己的一般哲學(xué)前提,但是它談到的全部問(wèn)題終究是在一定的哲學(xué)體系即黑格爾體系的基礎上產(chǎn)生的?!保R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因此,我們批判黑格爾法哲學(xué)及國家法哲學(xué),首先需要嘗試去理解其內涵或依據,然后才能去評價(jià)或者批判:從直觀(guān)的層面上看,法與國家確實(shí)是精神的產(chǎn)物,而且似乎擁有獨立的精神及意志。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國家”,有辦公場(chǎng)地、有機構、有組成人員,這個(gè)還不夠,它還有一個(gè)“法律人格”,具有“獨立意志”。進(jìn)而言之,“國家”和“法”都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必然有人為理性的參與。如果我們回避?chē)医⑦^(guò)程中人類(lèi)理性的極度艱難抉擇過(guò)程,我們也可以將國家簡(jiǎn)單視為理性設計的結果,國家與法就是個(gè)體存在就必須接受的“客觀(guān)精神”。為了方便人們理解“法”作為“客觀(guān)精神”的可感性,黑格爾居然還回歸到了所謂“客觀(guān)現實(shí)性”——“法的客觀(guān)現實(shí)性,一方面對意識而存在,總之是被知道的;另一方面具有現實(shí)性所擁有的力量,并具有效力,從而也是被知道為普遍有效的東西?!保ê诟駹栔?zhù),范揚、張企泰譯:《法哲學(xué)原理:或自然法和國家學(xué)綱要》,商務(wù)印書(shū)館2017年版)黑格爾還將“國家”視為“絕對自在自為的理性”:“國家是絕對自在自為的理性東西,因為它是實(shí)體性意志的現實(shí),它在被提升到普遍性的特殊自我意識中具有這種現實(shí)性?!保?/span>黑格爾著(zhù),范揚、張企泰譯:《法哲學(xué)原理:或自然法和國家學(xué)綱要》,商務(wù)印書(shū)館2017年版)在這里我們想到了盧梭。盧梭區分“公意”和“眾意”,是因為他很明確地知道,“公意”代表“理性”,但是政治實(shí)踐中常常出現的恰恰是“眾意”。但是盧梭堅決主張主權代表“公意”,反對權力分立,所以被歐美后世的自由主義者所批判。黑格爾如何分析“三權分立”學(xué)說(shuō)呢?從他的理論邏輯上講,不同的權力當然也只是客觀(guān)精神的不同體現。他果然提出:“如果人們慣于談?wù)撊龣嗉戳⒎?、行政權和司法權的?huà),那么其中第一種相當于普遍性,第二種相當于特殊性……”(黑格爾著(zhù),范揚、張企泰譯:《法哲學(xué)原理:或自然法和國家學(xué)綱要》,商務(wù)印書(shū)館2017年版)或許在黑格爾看來(lái),“立法權”代表“普遍性”,而行政權則代表“特殊性”,二者相對分離本是合乎邏輯的。
從馬克思的《黑格爾法哲學(xué)批判導言》等論著(zhù)來(lái)看,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guān),不是從理性論或者理念論去看待國家,而是從現實(shí)、實(shí)踐的視角去看待國家。因而,劉老師在文章當中所提出的幾個(gè)觀(guān)點(diǎn),譬如,“人民有權制定憲法”、“新憲法需要真革命”,“政治國家以市民社會(huì )為基礎”等命題,都可以在馬克思的相關(guān)論述中找到依據。尤其是第三個(gè)命題,提煉出了馬克思《黑格爾法哲學(xué)批判》的重要論點(diǎn)。當然,這里所謂“憲法的革命”,實(shí)質(zhì)上主要是“思想的革命”。
第二,我們今天討論黑格爾法哲學(xué)尤其是國家法哲學(xué)的意義或價(jià)值何在?在這篇文章理論,我比較感興趣的恰恰是文章的一個(gè)部分,即人民制憲權命題。眾所周知,前幾年中國憲法學(xué)界發(fā)生了規范憲法學(xué)與政治憲法學(xué)的論戰,其中的一個(gè)核心問(wèn)題即制憲權問(wèn)題。制憲權命題是否可以成為憲法學(xué)命題?在政治哲學(xué)研究當中,關(guān)于制憲權理論的理論演變,很多學(xué)者都會(huì )提到三個(gè)人:法國的西耶斯、德國的施密特,和美國的阿倫特,但是這三位都是探討了歐美資本主義國家的制憲權問(wèn)題。社會(huì )主義國家也主張人民制憲權,其理論根基即馬克思主義的相關(guān)學(xué)說(shuō),但是此前我們在這個(gè)方面的研究比較欠缺。實(shí)際上,馬克思在其著(zhù)作當中,尤其是《1840年至1850年的法蘭西階級斗爭》多次提及“制憲會(huì )議”、“制憲權”問(wèn)題。譬如,馬克思曾經(jīng)指出:“制憲議會(huì )是憲法之母,而憲法又是總統之母”;等等。(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劉老師在這個(gè)領(lǐng)域繼續開(kāi)掘,可能會(huì )進(jìn)入憲法學(xué)理論研究的一個(gè)“富礦”。
當然,從德國哲學(xué)對于后世法學(xué)的影響來(lái)看,今天似乎是康德哲學(xué)而非黑格爾法哲學(xué),構成了歐美主流法學(xué)的哲學(xué)基礎??档抡軐W(xué)最為重要的意義或者價(jià)值,就是建立了理性批判哲學(xué),為事實(shí)與價(jià)值的二分法提供了哲學(xué)基礎。這是迄今為止歐美主流法學(xué)理論即實(shí)證主義法學(xué)的理論基礎,也是法學(xué)脫離自然科學(xué)獲得獨立地位的重要理?yè)?。如果劉老師能夠進(jìn)入康德哲學(xué)及其對實(shí)證主義法學(xué)的影響這個(gè)研究領(lǐng)域,可能會(huì )有很多更有趣的結論。當然,學(xué)術(shù)研究自有其獨立的價(jià)值和意義。本文的探討,倒是可以引出另外一個(gè)問(wèn)題。那就是我們能否真正理解黑格爾法哲學(xué)與國家法哲學(xué)?
第三,我們能否真正理解黑格爾法哲學(xué)尤其是國家法哲學(xué)?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的溝通都會(huì )存在很多困難和誤解,在不同時(shí)代、不同語(yǔ)言之間,則溝通更為艱難。陳寅恪先生在研究歷史時(shí),有一個(gè)立場(chǎng)或方法頗為引人矚目,這就是所謂“同情之了解”,有學(xué)者考證,此種方法實(shí)際上來(lái)自于德國學(xué)者赫爾德。(陳懷宇著(zhù):《在西方發(fā)現陳寅?。褐袊宋膶W(xué)的東方學(xué)與西學(xué)背景》,北京師范大學(xué)出版集團2013年版)赫爾德是康德的學(xué)生,“字母語(yǔ)言神賦論”的批判者,他認為人類(lèi)天生都具有語(yǔ)言能力?!皠?dòng)物的活動(dòng)領(lǐng)域越小,就越不需要語(yǔ)言。感官越靈敏,想象越專(zhuān)注,本能越強大,它們對可能會(huì )有的發(fā)聲、符號和表達就越難以認可?!睋Q而言之,用赫爾德的理論來(lái)作進(jìn)一步的推理,語(yǔ)言起源于溝通的需要;一個(gè)族群、一個(gè)國家越是強大,可能就越是不會(huì )去關(guān)注語(yǔ)言,尤其是不會(huì )去關(guān)注外族、外國的語(yǔ)言。赫爾德的語(yǔ)言學(xué)理論,實(shí)際上也為各民族的語(yǔ)言之間可能采取“同情”的立場(chǎng)相互溝通提供了理?yè)?。但是,從另外一個(gè)側面來(lái)說(shuō),強國往往擁有強勢的政治文化,往往不需要關(guān)注政治話(huà)語(yǔ)的翻譯問(wèn)題,弱國不注意此類(lèi)問(wèn)題,卻可能會(huì )在政治理論及輿論上陷入困境。歐美思想界對于中國文化的偏見(jiàn)在他們那里僅僅是一種偏見(jiàn),但是在中國社會(huì )接受這種偏見(jiàn)之后就可能會(huì )演化為一種文化崩塌的悲劇或者災難。譬如,孟德斯鳩認為:“中國的氣候條件使人天生具有順從的奴性”,“疆域之大使中國是一個(gè)專(zhuān)制政體國家”;等等。受此影響,“國民性”成為19世紀時(shí)期歐洲種族主義國家理論的重要概念,并由梁?jiǎn)⒊热藦娜毡疽胫袊?,?0世紀初期成為主要報章雜志熱衷討論的話(huà)題。(劉禾著(zhù).《跨語(yǔ)際實(shí)踐:文學(xué)、民族文化與被譯介的現代性(中國,1900-1937)》,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2016年版)當時(shí)在中國知識分子影響最大的著(zhù)作即史密斯的《中國人氣質(zhì)》一書(shū),其最終的結論依然沒(méi)有擺脫傳教士的立場(chǎng)與視角:“中國需要的是正義,為了獲得正義,她就絕對必須了解上帝,了解關(guān)于人的全新概念,還要了解人與上帝的關(guān)系。中國的每一個(gè)人、每一個(gè)家庭和每一個(gè)社會(huì )都需要一種新生活。這樣一來(lái),我們就發(fā)現,中國的各種需要其實(shí)就是一種迫切的需要。這種需要,只有基督教文明才能持久、完整地提供出來(lái)?!保?[美]明恩溥著(zhù):《中國人的氣質(zhì)》,劉文飛、劉曉腸譯,譯林出版社2012年版)由此而言,歐美學(xué)者所謂“國民性”理論,不過(guò)是其秉持白人種族主義和基督教文化優(yōu)越感而對中國等東方民族形成的“先入之見(jiàn)”及其論證。然則,當時(shí)中國文化界在引入這個(gè)概念之時(shí)卻隱去了其知識來(lái)源。于是,“國民性的話(huà)語(yǔ)一方面生產(chǎn)關(guān)于自己的知識,一方面又悄悄抹去全部生產(chǎn)過(guò)程的歷史痕跡,使知識失去自己的臨時(shí)性和目的性,變成某種具有穩固性、超然性或真理性的東西?!保▌⒑讨?zhù):《語(yǔ)際書(shū)寫(xiě):現代思想史寫(xiě)作批判綱要》,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7年版)歐美法哲學(xué)、尤其是國家法哲學(xué),對于中國傳統制度及中國國民性格的負面評價(jià),譬如所謂“國民性理論”,被中國學(xué)者不假思索的繼受,這可能會(huì )成為中國學(xué)術(shù)研究當中“致命的方法論缺陷”。
赫爾德認為,語(yǔ)言是人類(lèi)的普遍天性。這些論斷為中西語(yǔ)言互譯提供了論證。實(shí)際上,人類(lèi)的溝通本來(lái)是很艱難的,不同語(yǔ)言之間的溝通則更加艱難。不僅德語(yǔ)和漢語(yǔ)之間存在互譯的難度,即便是古漢語(yǔ)與現代漢語(yǔ)之間也存在互譯的難度。但是,通過(guò)相關(guān)文獻的佐證、驗證,可以推出一個(gè)可靠的結論。中國古代的考據學(xué)往往可以視為一種互文性的考證:通過(guò)對不同文本的反復比較,讓相關(guān)事實(shí)呈現其本來(lái)的面目。陳寅恪先生最后在寫(xiě)《柳如是別傳》時(shí),對于柳如是與錢(qián)牧齋之間的夫妻戲語(yǔ)如“黑發(fā)白面”“白發(fā)黑面”者,居然考證了《牧齋遺事》、《觚?!?、《柳南隨筆》、《練真吉日記》、《掃軌閑談》諸書(shū),可謂極盡考據之能事。實(shí)際上,這段對話(huà)之表述各有不同,其內容卻是并無(wú)歧義,其考證之實(shí)用價(jià)值可想而知。中國史家對于考證功夫的癖好,由此可見(jiàn)一斑!不僅如此,法國歷史學(xué)家普羅斯特將“考證”分為“真實(shí)性考證”與“準確性考證”,引入“古文字學(xué)”、“古文獻學(xué)”、“印章學(xué)”、“題銘學(xué)”等“外證法”以辨別史料之真偽(安托萬(wàn)·普羅斯特著(zhù),王春華譯:《歷史學(xué)十二講》,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12年版),與中國古人講究“文獻互證”的考證方法,以及“文字學(xué)”、“訓詁學(xué)”等傳統語(yǔ)言學(xué)亦有異曲同工之妙。這說(shuō)明,中外史家的研究興趣及方法,并無(wú)本質(zhì)區別。
不過(guò),在不同語(yǔ)言的翻譯方面,尤其是中國方塊字與歐美字母文字的互譯領(lǐng)域,僅有語(yǔ)言及文獻內部的“互證”還不夠。法國學(xué)者克里斯蒂娃提出了“互文性”(intertextualité)概念,強調考察、深究文本之間的相互關(guān)系,要求“將語(yǔ)言及所有類(lèi)型的‘意義’實(shí)踐,包括文學(xué)、藝術(shù)與影像,都納入到文本的歷史”,“將文本的歷史納入到社會(huì )、政治、宗教的歷史”。進(jìn)而言之,“自然物”、“人工物”的物體形態(tài)及人類(lèi)的感知本無(wú)太大區別,其翻譯尚屬簡(jiǎn)單,而抽象名詞如“法治”、“法學(xué)”、“憲法”、“法律”等等,則不是那么簡(jiǎn)單。尤其是漢字作為方塊字,其字形保持了高度的穩定性,不像字母文字那樣可以通過(guò)構詞法快速形成新詞匯。因此,域外相關(guān)文本中的詞匯與漢語(yǔ)的詞匯之間,很難形成嚴格的一一對應關(guān)系。更何況,字母文字的變動(dòng)往往隨發(fā)音及實(shí)際需要的變動(dòng)而變動(dòng),不像中國傳統文化及文字有穩定的歷史傳承而得以形成“訓詁學(xué)”等專(zhuān)門(mén)學(xué)問(wèn)。因此,外語(yǔ)作品當中相關(guān)詞匯的詮釋與翻譯,首先需要根據其法律文本及法學(xué)文本的相互關(guān)聯(lián)探討其“互文”、“互證”、“互動(dòng)”關(guān)系,不宜機械套用中國傳統訓詁方法(“釋詞”“解句”與“辨析異例”,等等)。進(jìn)而言之,我們對于外語(yǔ)文本中某些概念的解釋?zhuān)苯诱页銎鋵形脑~匯或許是比較便捷的方法,但是要準確厘定其內涵,則需要借助于這一概念在其原有語(yǔ)言體系中的內涵及其與其他與此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語(yǔ)義邏輯。否則,此種翻譯上的斷語(yǔ)固然有助于讀者識別其中存在的問(wèn)題,但是也可能會(huì )導致讀者“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依然如墮迷霧之中而不明其深意。
以上是我重讀黑格爾的法哲學(xué)原理并聆聽(tīng)劉老師高見(jiàn)之后的一點(diǎn)粗淺體會(huì ),有不對之處,請劉老師和各位學(xué)界同仁諒解并予批評指正,謝謝!

(本文是中南大學(xué)周剛志教授2021年10月30日參加湖南省法學(xué)會(huì )憲法學(xué)研究會(huì )2021年年會(huì )時(shí)的與談發(fā)言書(shū)面稿,會(huì )后根據需要略有增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