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賬號:

登錄密碼:

當前位置:首頁(yè)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學(xué)術(shù)論文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內在邏輯、發(fā)展模式和機制創(chuàng )新
時(shí)間:2021-10-03 瀏覽:2538 來(lái)源:《圖書(shū)館建設》 作者:王星星*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內在邏輯、發(fā)展模式和機制創(chuàng )新
王星星*

摘 要: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內在邏輯是以讀者為中心,從服務(wù)端和產(chǎn)業(yè)端展開(kāi),將效能作為評價(jià)標準,以實(shí)現社會(huì )效益、文化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的統一。而在具體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實(shí)踐中,必須立足于其自身的資源稟賦,找準“融合點(diǎn)”,形成館藏資源、公共服務(wù)、規劃設計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四種文旅融合模式。同時(shí),還必須創(chuàng )新政府、公共圖書(shū)館和社會(huì )公眾之間的協(xié)同機制,構建宏觀(guān)上的政府指引機制,微觀(guān)上的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機制和區域聯(lián)動(dòng)機制,以及社會(huì )公眾參與機制,以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健康發(fā)展提供機制保障。
關(guān)鍵詞: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內在邏輯;發(fā)展模式;運行機制


作者簡(jiǎn)介:王星星 中南大學(xué)法學(xué)院文化法學(xué)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文化法學(xué)。E-mail:1020037250@qq.com。


1  引言
2018年,中共中央印發(fā)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明確指出“整合文化部、國家旅游局的職責,組建文化和旅游部,作為國務(wù)院組成部門(mén)?!?/span>《中共中央關(guān)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 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中則進(jìn)一步提出“完善文化和旅游融合發(fā)展體制機制”。黨中央的上述英明決斷,回應了文化和旅游融合發(fā)展的時(shí)代課題,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作為文化和旅游融合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隨之成為學(xué)界研究的重點(diǎn)。通過(guò)中國知網(wǎng)輸入“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已有相關(guān)文獻達200多篇,主要從圖書(shū)館+景區的閱讀推廣[1]、公共圖書(shū)館旅游主題分館[2]、公共圖書(shū)館特色館藏資源旅游開(kāi)發(fā)[3]、公共圖書(shū)館研學(xué)旅游服務(wù)[4]、公共圖書(shū)館+民宿[5]、省級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公眾形象感知與質(zhì)量提升[6]、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模式和路徑[7]、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8]等多個(gè)視角展開(kāi)研究,這無(wú)疑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的推進(jìn)提供了積極有益的指導。然而,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是理念融合、市場(chǎng)融合、事業(yè)融合、產(chǎn)業(yè)融合、職能融合等相互融合的復雜體,其遵循何種內在邏輯,發(fā)展模式包括哪些,需要建立何種機制,這是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必須回應的理論和實(shí)踐問(wèn)題。
2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內在邏輯
文化是旅游的靈魂,旅游是文化的載體,要堅持“以文塑旅、以旅彰文,推動(dòng)文化和旅游融合發(fā)展”。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是公共圖書(shū)館賦予旅游文化內涵的過(guò)程,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保障公民的基本文化權益,因而以讀者為中心的人本邏輯就是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必須遵循的根本邏輯。在此基礎上,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還必須進(jìn)一步推動(dòng)“服務(wù)端”“產(chǎn)業(yè)端”和“效能端”之間的協(xié)同,促使治理效果、資本效應和評價(jià)反饋之間的相互銜接,以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的健康持續發(fā)展。
2.1  以讀者為中心的人本邏輯
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一條將“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權益”作為立法目的,這既是對我國《憲法》第22條規定“國家發(fā)展為人民服務(wù)、為社會(huì )主義服務(wù)的圖書(shū)館事業(yè)”的立法遵循,又是貫徹公共圖書(shū)館“以人為本”基本理念的必然要求。公共圖書(shū)館作為向社會(huì )公眾免費開(kāi)放、提供借閱等相關(guān)服務(wù)的公共文化設施,是開(kāi)展社會(huì )教育活動(dòng)的終身課堂,“人本化”是公共圖書(shū)館持續發(fā)展的內在動(dòng)力。從印度圖書(shū)館學(xué)者阮岡納贊提出“以讀者為中心”的圖書(shū)館學(xué)五定律,到現代“滿(mǎn)足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宏偉目標,公共圖書(shū)館的使命和擔當中均體現了“讀者至上”的人本主義思想[9]。文旅融合背景下,并不意味著(zhù)公共圖書(shū)館將改變其作為公益一類(lèi)事業(yè)單位的法律性質(zhì),進(jìn)而成為一個(gè)以商業(yè)利益為導向的旅游機構。與之相反的是,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目的只是為了更好地給讀者提供優(yōu)質(zhì)的公共文化服務(wù),滿(mǎn)足讀者日益增長(cháng)的閱讀需求,以充分保障讀者的閱讀權利。因此,從此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融合事實(shí)上是“以讀者為中心”理念的進(jìn)一步延伸,公共圖書(shū)館不再只是為特定區域的讀者提供公共文化服務(wù),而是將作為“旅游者”的讀者也納入到當地公共圖書(shū)館的服務(wù)體系之中,形成“市民讀者+游客讀者”的雙讀者體系,使旅游者在旅游活動(dòng)中也可以享受文化盛宴,增強旅游者的文化認同。
2.2  以服務(wù)為中心的治理邏輯
公共圖書(shū)館“治理”不同于公共圖書(shū)館“管制”,前者是指以服務(wù)為基本目的,以平等、協(xié)商、互動(dòng)和博弈為基本手段;后者則是指以管制為基本目的,以政治和法律上的引導、控制和操縱為基本手段。[10]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三條將公共圖書(shū)館定位為“社會(huì )主義公共文化服務(wù)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擔負著(zhù)推動(dòng)、引導、服務(wù)全民閱讀的重要任務(wù)”。由此觀(guān)之,“提供公共文化服務(wù)”就是公共圖書(shū)館的基本職責,其中,“服務(wù)”對應的就是“治理”,因而,公共圖書(shū)館必須將以服務(wù)為中心的治理邏輯貫穿于公共圖書(shū)館治理的整個(gè)過(guò)程。國家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融合,并非是要將公共圖書(shū)館“公益性的文化服務(wù)”變?yōu)椤盃I(yíng)利性的文化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使之成為“旅游收入”的重要來(lái)源,而是要通過(guò)與旅游業(yè)之間的融合發(fā)展,更好地發(fā)揮公共圖書(shū)館的服務(wù)功能,形成“全域服務(wù)”的基本理念。因此,公共圖書(shū)館在與旅游融合的過(guò)程中,應當與旅游“相得益彰”。一方面,公共圖書(shū)館不僅應當致力于為游客提供圖書(shū)借閱等基本公共文化服務(wù),還應當收集、整理并發(fā)布旅游相關(guān)信息,讓游客感受旅游目的地的文化底蘊。另一方面,應當推進(jìn)旅游公共服務(wù)和圖書(shū)公共服務(wù)的有機銜接,讓游客在旅游景區中感受“書(shū)香文化”,在公共圖書(shū)館中感受旅游目的地的“城市魅力”。同時(shí),還必須全面提高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專(zhuān)業(yè)化水平,拓寬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領(lǐng)域,創(chuàng )新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方式,改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質(zhì)量,以提供多層次、多樣性、多元化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
2.3  以產(chǎn)業(yè)為中心的資本邏輯
文化資本是交易系統能夠賦予權力和地位所積累文化知識的一種社會(huì )關(guān)系,具體包括三種存在形式:一是具體的狀態(tài),表現為精神和身體的持久“性情”形式;二是客觀(guān)的狀態(tài),主要以文化商品的形式表現出來(lái)(譬如,圖片、書(shū)籍等);三是體制的狀態(tài),即一種客觀(guān)化的形式。[11]澳大利亞戴維·思羅斯比(David Throsby)進(jìn)一步指出,文化資本實(shí)質(zhì)上是以財富形式具體表現出來(lái)的文化價(jià)值的積累,具體包括“有形的文化資本”和“無(wú)形的文化資本”,前者存在于被賦予文化意義的文化遺址、藝術(shù)品等之中,后者包括與特定人群相關(guān)的想法、實(shí)踐、信念、傳統和價(jià)值。[12]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既具有“收集、整理、保存文獻信息”的基本職能,又承擔了傳承人類(lèi)文明的重大使命,其擁有的館藏文化資源及其建筑設計作為布爾迪厄所稱(chēng)的文化資本,通過(guò)對其進(jìn)行旅游利用和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開(kāi)發(fā),將成為傳承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繼承革命文化和發(fā)展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的重要力量。從此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公共圖書(shū)館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開(kāi)發(fā)和旅游產(chǎn)業(yè)融合發(fā)展,既是公共圖書(shū)館文化資本和旅游資源具體狀態(tài)、客觀(guān)狀態(tài)和體制狀態(tài)的有機整合,又使得公共圖書(shū)館館藏文化資源通過(guò)產(chǎn)業(yè)化的方式實(shí)現文化資本的再生產(chǎn),還能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融入旅游商品的創(chuàng )意設計之中,進(jìn)而使得公共圖書(shū)館中的“文化資源”得以“活態(tài)傳承”,滿(mǎn)足人民多層次、多樣化、高質(zhì)量的公共文化服務(wù)需求。
2.4  以效能為中心的評價(jià)邏輯
公共圖書(shū)館的服務(wù)效能,指的就是公共圖書(shū)館充分利用其文獻資源、館舍設施、資金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人才等各種條件,通過(guò)科學(xué)規劃、政策實(shí)施、資源組織和專(zhuān)業(yè)策劃,為讀者提供符合專(zhuān)業(yè)化、均等化等服務(wù)的程度。[13]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在第一條中規定“發(fā)揮公共圖書(shū)館功能”的同時(shí),又在該法第八條中明確提出“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效能”,也就是說(shuō)“效能”已經(jīng)成為評價(jià)公共圖書(shū)館提供公共文化服務(wù)的重要標志,而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就是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效能的重要方式。實(shí)際上,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和旅游融合并非是“1+1=2”的簡(jiǎn)單粗淺式融合,而是“1+1>2”的高質(zhì)量深度融合,是“宜融則融、能融進(jìn)融”的全面融合。因此,“評價(jià)”公共圖書(shū)館和旅游是否實(shí)現“有質(zhì)量、有品質(zhì)”的融合,必須首先區分公共圖書(shū)館中的哪些要素“適宜”與旅游融合,并在此基礎上進(jìn)一步探討“適宜”和旅游融合的公共圖書(shū)館各要素效能能否在旅游活動(dòng)中被充分發(fā)揮,其中,主要包括公共圖書(shū)館建筑、公共文化服務(wù)供給、館藏文獻資源利用、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等資源的旅游價(jià)值是否被充分運用。也就是說(shuō),針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政府和公共圖書(shū)館界必須聯(lián)合建立一套以“文化效能、社會(huì )效能和經(jīng)濟效能”為中心的評價(jià)體系,通過(guò)“效能評估”檢視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是否有助于保障讀者權益、提升服務(wù)水平和促進(jìn)中華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并根據評估結果適時(shí)改進(jìn)相關(guān)舉措。
3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發(fā)展模式
從理論上闡述清楚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融合的內在邏輯后,還必須進(jìn)一步明確的是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界限為何——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融合點(diǎn)”。事實(shí)上,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分屬于不同領(lǐng)域,兩者既有各自的規律,又有相互間的共性。因此,在堅持“宜融則融、能融盡融”總思路的基礎上,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可具體從“館藏資源的基礎性融合”“公共服務(wù)的嵌入性融合”“規劃設計的特色性融合”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創(chuàng )新性融合”四個(gè)方面展開(kāi)。
3.1  館藏資源融合模式
公共圖書(shū)館館藏資源是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發(fā)展的基礎和前提。當前,我國正在加快推進(jìn)建立總量豐富、結構優(yōu)良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獻信息資源體系,其中,尤為重要的是建立與各級公共圖書(shū)館功能任務(wù)相適應的多級文獻信息資源保障體系,通過(guò)依托國家圖書(shū)館文獻資源總庫和國家文獻戰略?xún)鋷斓慕ㄔO,將省級和部分中心城市公共圖書(shū)館建成本地區的文獻資源保障中心,加大基層圖書(shū)館地方特色資源建設。[14]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二條第二款進(jìn)而通過(guò)“列舉+概況”的方式將公共圖書(shū)館館藏文獻信息分為圖書(shū)報刊、音像制品、縮微制品、數字資源等。由此觀(guān)之,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館藏資源與旅游融合,既是各級各類(lèi)公共圖書(shū)館充分發(fā)揮其館藏文獻資源比較優(yōu)勢的過(guò)程,又是傳統文獻資源和數字文獻資源全面融入旅游活動(dòng)的真實(shí)寫(xiě)照。尤其是,具備館藏資源數量?jì)?yōu)勢的國家圖書(shū)館和省級公共圖書(shū)館可借助其文化資源的規模優(yōu)勢和旅游融合形成“規模競爭力”,進(jìn)而有效吸引“游客”讀者;而具備館藏特色資源優(yōu)勢的基層圖書(shū)館或者少數民族地區圖書(shū)館則可和旅游融合,為地區地方特色文化和民族特色文化的傳承和發(fā)展提供支撐,形成相應的比較競爭力。
實(shí)踐中,國內外都尤為重視館藏文獻資源與旅游業(yè)的融合發(fā)展。美國國會(huì )圖書(shū)館借助于其收藏的來(lái)自世界190多個(gè)國家的豐富館藏圖書(shū)、手稿、影片等各種特色文獻資源,吸引來(lái)自世界各國的旅游者。波士頓圖書(shū)館通過(guò)館藏的莎士比亞等特色作品集,并借助于數字化技術(shù)推出特色珍藏,進(jìn)而成為吸引游客前往波士頓旅游的關(guān)鍵要素[15]。我國國家圖書(shū)館作為中國館藏文化資源最豐富的公共圖書(shū)館,積極推進(jìn)研學(xué)旅游,其與北京海淀區旅游發(fā)展委員會(huì )合辦的“文旅·融合·創(chuàng )新—首屆海淀區研學(xué)旅游季”系列活動(dòng),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提供了理論和實(shí)踐探索[16]。杭州圖書(shū)館通過(guò)打造茶文化主題館,有力地展現了杭州歷史悠久的茶文化,并將其融入杭州城市旅游發(fā)展之中,走出了獨具特色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之路[17]。南京市秦淮區圖書(shū)館依托其館藏的地方文獻資源,聚焦“秦淮文化”的精神內涵,通過(guò)“閱讀+講座+行走”等方式吸引游客,對館藏文化資源進(jìn)行旅游開(kāi)發(fā)利用,讓游客在旅游中感受秦淮文化的魅力[18]。
3.2  公共服務(wù)融合模式
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指的是由政府主導、公共圖書(shū)館實(shí)施、社會(huì )力量參與,以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權益為目的而向社會(huì )公眾提供的文化設施、文化產(chǎn)品、文化活動(dòng)等服務(wù),基本性、均等性和便利性是公共圖書(shū)館提供公共文化服務(wù)的基本要求。旅游公共服務(wù)則是政府或者社會(huì )組織提供的,不以營(yíng)利為目的、能滿(mǎn)足旅游者共同需求的、具有顯著(zhù)公共性的旅游產(chǎn)品或者旅游服務(wù)的總稱(chēng),包括“吃、住、行、游、購、娛”各個(gè)方面[19]。由此而言,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和旅游公共服務(wù)具有一定的共通性,兩者都是政府主導下且具有公益屬性的公共服務(wù),這也是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和旅游公共服務(wù)能夠實(shí)現融合發(fā)展的基礎。具體來(lái)說(shuō),公共圖書(shū)館應當將其館藏設施和所提供的公益性文化產(chǎn)品或者服務(wù)融入到旅游公共服務(wù)的各要素之中,充分發(fā)揮各自的優(yōu)勢,以為讀者提供優(yōu)質(zhì)的公共文旅服務(wù)。
實(shí)踐中,國內外都在積極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和旅游公共服務(wù)的融合發(fā)展。美國紐約公共圖書(shū)館專(zhuān)門(mén)為游客設計旅游觀(guān)光線(xiàn)路,施瓦茨曼大廈之旅和尚博格之旅是其中最受歡迎的兩段旅程,前者主要帶領(lǐng)游客參觀(guān)借閱室、閱覽室和展覽室等與閱讀相關(guān)的場(chǎng)所,后者則是帶領(lǐng)游客參觀(guān)世界黑人文化研究相關(guān)的文獻資料等[20]。大英圖書(shū)館通過(guò)設計五條旅游線(xiàn)路,為各種各樣的游客提供優(yōu)質(zhì)的服務(wù),線(xiàn)路一是參觀(guān)書(shū)籍、手稿等文獻之旅,線(xiàn)路二是了解大英圖書(shū)館的歷史之旅,線(xiàn)路三專(zhuān)門(mén)為視障游客提供的音頻之旅,線(xiàn)路四為集體、團隊之旅,線(xiàn)路五是館藏修復工作室之旅[21]。亞歷山大圖書(shū)館則利用其館藏資源打造亞歷山大印象、永恒的雕塑、阿拉伯書(shū)法等幾個(gè)常設展覽,組織相關(guān)的書(shū)展、藝術(shù)展、研討會(huì )、音樂(lè )會(huì )等活動(dòng),并根據讀者興趣建立特色文化展覽,通過(guò)數字技術(shù)彰顯埃及悠久的歷史[22]。我國紹興圖書(shū)館則以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效能為導向,組織開(kāi)展“圖書(shū)館+旅游”活動(dòng),形成“走讀人文紹興”品牌活動(dòng);與國家典籍博物館合作進(jìn)行資源整合,推出“文獻名邦,書(shū)香紹興——越地歷史文脈展。[23]此外,公共圖書(shū)館的延伸服務(wù)還可以拓展到旅游公共服務(wù)的方方面面,包括為游客提供“吃、住、行、游、購、娛”等權威信息,以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質(zhì)量。
3.3  規劃設計融合模式
現代社會(huì ),公共圖書(shū)館不僅僅是社會(huì )公眾查詢(xún)和借閱文獻信息、開(kāi)展閱讀學(xué)習活動(dòng)、進(jìn)行公益性講座、閱讀推廣、展覽及培訓的公共場(chǎng)所,還是人們重要的休閑和旅游目的地。同時(shí),由于很多公共圖書(shū)館本身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其選址又一般是綜合特定行政區域范圍內人口數量和分布、環(huán)境和交通等條件的結果,建筑設計往往獨居特色,其本身和旅游具有天然的耦合性。當前,我國正在積極推進(jìn)全域旅游,如何在全域旅游規劃中對公共圖書(shū)館進(jìn)行統籌規劃和合理布局,成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重點(diǎn)之一。因而,從此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的規劃設計融合實(shí)際上指的就是公共圖書(shū)館本身的規劃設計方案如何融入全域旅游規劃設計之中的問(wèn)題,具體包括已建成的公共圖書(shū)館如何納入全域旅游規劃設計之中和尚未建成的公共圖書(shū)館如何對其進(jìn)行旅游定位,前者強調的是公共圖書(shū)館如何利用其已經(jīng)具有的天然的文化優(yōu)勢、交通優(yōu)勢和人流優(yōu)勢吸引游客,后者則強調公共圖書(shū)館應當在建設規劃初期就將其設計成為具有人文特色“景點(diǎn)”的公共文化設施。
實(shí)踐中,公共圖書(shū)館在規劃設計上和旅游的融合發(fā)展,往往成為公共圖書(shū)館吸引游客的“閃光點(diǎn)”。被譽(yù)為世界第八大奇跡的阿德蒙特修道院圖書(shū)館建筑,一改十八世紀修道院圖書(shū)館通用的棕褐色基調,對圖書(shū)館的裝飾顏色、外觀(guān)設計、藝術(shù)品擺設等進(jìn)行了創(chuàng )新性的設計,因而成為世界各國游客慕名而去的景點(diǎn)。斯圖加特市圖書(shū)館的建筑風(fēng)格則融入了后現代主義的人文精神,其建筑風(fēng)格新穎,文化內涵深刻,獲得了建筑界最高榮譽(yù)獎——普利茲克建筑獎。[24]我國1898年建立的北京大學(xué)圖書(shū)館、1907年建立的南京圖書(shū)館和1952年建立的上海圖書(shū)館,都因其悠久的歷史和獨特的建筑藝術(shù)風(fēng)格,被納入到旅游規劃之中,成為重要的旅游景點(diǎn)。2017年新建成并向社會(huì )公眾開(kāi)放的天津濱海新區圖書(shū)館,充分利用現代建筑設計理念,建成了一個(gè)巨型中廳,并賦予其“濱海之眼”和“書(shū)山有路勤為徑”的文化內涵,使得文化、美學(xué)和科技之間完美融合,也被譽(yù)為“中國最美圖書(shū)館”,美國《時(shí)代周刊》將其評為“2018年值得去的100個(gè)地方的榜首”,其本身也成為了吸引國內外游客的重要旅游“意象”[25]。
3.4  產(chǎn)業(yè)發(fā)展融合模式
自從習近平總書(shū)記作出“讓書(shū)寫(xiě)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lái)”的重要指示,作為館藏古籍資源的公共圖書(shū)館就面臨著(zhù)一場(chǎng)深刻的變革。此種變革表現在,作為公益一類(lèi)事業(yè)單位的公共圖書(shū)館不僅需要承擔起提供公共圖書(shū)服務(wù)的基本職能,還必須擔負起通過(guò)文創(chuàng )開(kāi)發(fā)讓古籍“活起來(lái)”的歷史使命。此種變革背后的深刻意義絕非簡(jiǎn)單地重復此前“以文補文”的經(jīng)濟政策,而是建立在分類(lèi)推進(jìn)事業(yè)單位改革基礎之上并以“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為核心的文化變革,其本質(zhì)上是利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提升國民文化自信的長(cháng)遠謀劃。為此,原文化部(現為“文化和旅游部”)等部門(mén)聯(lián)合制定的《關(guān)于推動(dòng)文化文物單位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開(kāi)發(fā)若干意見(jiàn)的通知》(國辦發(fā)〔2016〕36號)中明確提出:“圖書(shū)館等文化文物單位可依托其館藏文化資源,深入挖掘文化資源的價(jià)值內涵和文化元素,廣泛應用多種載體和表現形式,開(kāi)發(fā)各類(lèi)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促進(jìn)文化資源與創(chuàng )意設計、旅游等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跨界融合,提升文化旅游產(chǎn)業(yè)和服務(wù)的設計水平,開(kāi)發(fā)具有地域特色、民族風(fēng)情、文化品位的旅游商品和紀念品?!本痛硕?,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必須把握新時(shí)代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脈搏,適應此種角色的改變,將公共圖書(shū)館的館藏文化元素融入到旅游產(chǎn)品或服務(wù)的設計之中,開(kāi)發(fā)獨具特色的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使得其由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保護者或保存者轉而成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守護者、利用者、創(chuàng )造者和傳播者。
實(shí)踐中,公共圖書(shū)館通過(guò)對其館藏文化資源進(jìn)行創(chuàng )意開(kāi)發(fā),與旅游產(chǎn)業(yè)融合發(fā)展,實(shí)現了文化效益、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的統一。美國國會(huì )圖書(shū)館依托其館內文化資源,研發(fā)與原物文化內涵相關(guān)的書(shū)扇、耳環(huán)飾品、玩具等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其獨特的設計使之成為諸多游客爭相購買(mǎi)的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26]。英國國家圖書(shū)館依托其豐富的館藏資源,借助其發(fā)達的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業(yè),根據讀者或者游客的需求開(kāi)發(fā)具有英國文化特色的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其中,“圣誕主題系列文創(chuàng )”“愛(ài)麗絲主題設計”等都受到了讀者和游客的熱捧[27]。澳大利亞國會(huì )圖書(shū)館更加注重將其歷史文化融入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設計之中,其創(chuàng )作設計的老建筑明信片等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成為游客寄送朋友的“珍貴禮物”[28]。2019年,我國國家圖書(shū)館在紀念110周年中開(kāi)展了“新文創(chuàng ) 新閱讀”活動(dòng),通過(guò)對其館藏《永樂(lè )大典》等古籍資源進(jìn)行創(chuàng )意開(kāi)發(fā),展示了古籍之美和歷史之美,吸引了大量包括游客在內的文化消費者[29];其推出“縹湘流彩”線(xiàn)裝筆記本體驗套裝,成為讀者和游客珍藏的“創(chuàng )意古籍”。湖南省圖書(shū)館以“講好湖南故事”“講好湘圖故事”為抓手,不僅成功注冊“難得湖圖”文創(chuàng )商標,還開(kāi)發(fā)了動(dòng)漫形象“湘湘”和“圖圖”,創(chuàng )作設計了館藏古舊字畫(huà)高仿品、竹蜻蜓等玩具產(chǎn)品、室內掛件等生活裝飾用品,以及漂亮書(shū)簽、俏皮可愛(ài)的湘圖學(xué)霸筆等學(xué)習用品系列,成為湖南文旅的“創(chuàng )意新地標”[30]。
4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機制創(chuàng )新
在厘清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在多大范圍內融合后,緊接著(zhù)面臨的問(wèn)題是如何在“適宜融合”的基礎上實(shí)現“又好又快”的融合——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如何實(shí)現機制上的創(chuàng )新。理論上,此種機制至少應由政府、公共圖書(shū)館與社會(huì )公眾合作予以建設,其中,基于“政事分開(kāi)、事企分開(kāi)”的事業(yè)單位改革方針,政府、公共圖書(shū)館和社會(huì )公眾應當分別發(fā)揮其相應的“指引功能”“具體治理功能”和“參與及監督功能”,并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機制。
4.1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政府指引機制
黨和政府歷來(lái)重視公共圖書(shū)館事業(yè)的發(fā)展,因而建設公共圖書(shū)館就成為各級政府必須履行的法定職責。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作為政府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效能的新舉措,是公共圖書(shū)館事業(yè)發(fā)展的重要組成部分,這無(wú)法脫離于政府而單獨展開(kāi)。但是,這并不意味著(zhù)政府就必須介入到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的微觀(guān)層面,進(jìn)而直接“接管”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項,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實(shí)施全面“管制”。事實(shí)上,相比于政府,公共圖書(shū)館對其自身資源與旅游融合的具體情況更為了解,也更具有專(zhuān)業(yè)性,因此,如何從微觀(guān)上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交由公共圖書(shū)館自行決定更為妥當。政府更適合從中觀(guān)和宏觀(guān)上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提供“指引”,此種“指引”主要包括政府指導和政府引領(lǐng),前者強調政府從中觀(guān)層面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提供切實(shí)可行的政策方案,后者則要求政府從宏觀(guān)層面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指明基本目標,以上兩種機制實(shí)際上都強調政府不直接介入到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具體事務(wù)之中,因而可以和“政府的直接管制”相區分,也可稱(chēng)之為政府的一種“軟性”管理機制。
當前,從我國現行《公共圖書(shū)館法》及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相關(guān)政策上看,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政府指引機制主要包括三個(gè)方面:其一,政府的規劃指引機制??h級以上政府應當在其國民經(jīng)濟與社會(huì )發(fā)展規劃中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發(fā)展事項納入進(jìn)去,并提供方向性的指引。同時(shí),政府的城鄉規劃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應當充分考量公共圖書(shū)館的建設因素,并將其和旅游規劃相銜接。其二,政府的管理指導機制。全國性或者地方性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應當分別由文化和旅游部、地方文化和旅游主管部門(mén)進(jìn)行統一指導,與“吃、住、行、游、購、娛”相關(guān)的部門(mén)則必須在自身職責范圍內負責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相關(guān)事項,并將公共圖書(shū)館文化融合事業(yè)的成效納入政府考核評價(jià)體系之中。其三,政府的政策扶持機制。政府應當加強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經(jīng)費投入,將其納入本級政府預算,確保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能夠正常運轉和可持續發(fā)展,并拓寬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經(jīng)費的來(lái)源渠道,鼓勵社會(huì )力量參與。對積極參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事業(yè)的機構和人員給予相應的行政獎勵或者稅收支持,同時(shí)發(fā)揮科技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事業(yè)發(fā)展的促進(jìn)作用。
4.2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法人治理機制
法人治理結構是利益關(guān)聯(lián)方基于共同目標、共同參與治理而形成的組織框架和運行機制,其運行原理是將決策、執行和監督進(jìn)行適當分離,使之相互制約和相互促進(jìn),其組織框架通常包括理事會(huì )和管理層,前者負責制定宏觀(guān)戰略決策,后者負責具體實(shí)施[31]。早在2013年,《文化部關(guān)于印發(fā)<全國公共圖書(shū)館事業(yè)發(fā)展“十二五”規劃>的通知》中就提出:“以轉換機制為手段,以增強活力為重點(diǎn),以改善服務(wù)為宗旨,建立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結構”。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二十三條進(jìn)一步規定:“國家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建立健全法人治理結構,吸收有關(guān)方面代表、專(zhuān)業(yè)人士和社會(huì )公眾參與管理”。這一規范表明,法人治理是未來(lái)公共圖書(shū)館治理的基本方式。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治理作為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事項中的重要內容,也必須按照法人治理結構進(jìn)行管理,從而轉變此前“行政官僚式”的治理機制,增強公共圖書(shū)館推進(jìn)文旅融合事業(yè)的活力。同時(shí)通過(guò)引入增強決策科學(xué)性的專(zhuān)業(yè)力量和增強決策民主性的社會(huì )力量,充分發(fā)揮理事會(huì )、管理層在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發(fā)展中的作用,促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治理的現代化進(jìn)程。
具體而言,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法人治理機制改革既要遵循中共中央和國務(wù)院關(guān)于分類(lèi)推進(jìn)事業(yè)單位改革、建立和完善事業(yè)單位法人治理結構的政策指引,又要充分考量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特殊性,從以下三個(gè)方面具體展開(kāi):其一,建立健全以理事會(huì )制度為核心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決策監督機制。理事會(huì )一般由政府代表、公共圖書(shū)館代表、專(zhuān)業(yè)人士代表和社會(huì )公眾代表組成,主要負責制定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發(fā)展規劃、財務(wù)預決算、重大業(yè)務(wù)等決策事項。同時(shí),可在理事會(huì )下單獨設立監事會(huì ),負責監督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中各理事的履職情況,并建立理事責任追究機制[32]。其二,完善以明確管理層職權為核心的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執行機制。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管理層作為理事會(huì )的執行機構,對理事會(huì )負責,按照理事會(huì )的決議獨立自主地履行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具體事項的職責,并向理事會(huì )報告工作。管理層通常包括行政負責人和其他管理人,其中,行政負責人主要指的是公共圖書(shū)館館長(cháng)。其三,構建以公共圖書(shū)館章程為核心的文旅融合治理規范機制。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工作的推進(jìn)必須在公共圖書(shū)館章程范圍內展開(kāi),以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治理的規范化進(jìn)程。
4.3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區域聯(lián)動(dòng)機制
全域旅游是為應對旅游有效供給不足、市場(chǎng)秩序不規范、體制機制不完善等問(wèn)題而提出,也是推進(jìn)旅游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shí)現從粗放低效方式向精細高效方式轉變、從封閉的旅游自循環(huán)向開(kāi)放的“旅游+”轉變的必然要求。公共圖書(shū)館作為旅游者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其豐富的館藏資源、特色的建筑風(fēng)格、深厚的文化底蘊等元素,通過(guò)創(chuàng )意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組織研學(xué)旅游和會(huì )展、開(kāi)展講座等活動(dòng),將其嵌入到全域旅游網(wǎng)絡(luò )之中,極大地增強了旅游的文化內涵,也使之成為吸引游客的重要“旅游意象”[33]。從此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將公共圖書(shū)館納入全域旅游之中,建立區域內和區域外相互協(xié)同的文旅融合區域聯(lián)動(dòng)機制,既是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理念、職能、市場(chǎng)、產(chǎn)業(yè)、服務(wù)和交流的全面深入融合,又是解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同質(zhì)化嚴重、資源分布不均和規模效益不突出等問(wèn)題的有效方案,還是拓寬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范圍、打造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優(yōu)質(zhì)品牌、滿(mǎn)足社會(huì )公眾多層次和多樣性的文旅需求的基本路徑。
當下,我國旅游領(lǐng)域的“全域旅游”與公共圖書(shū)館領(lǐng)域中的“全域服務(wù)”已然形成了歷史性的交匯,成為新時(shí)代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顯著(zhù)特征[34]。因而,推進(jìn)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必須找準“全域旅游”和“全域服務(wù)”之間的連接點(diǎn),并建立以下區域性的聯(lián)動(dòng)機制:其一,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省域內聯(lián)動(dòng)機制。公共圖書(shū)館既可以特定的城市為中心,加強城市區域范圍內不同公共圖書(shū)館之間的聯(lián)動(dòng),實(shí)現綜合性公共圖書(shū)館和專(zhuān)業(yè)性公共圖書(shū)館在推進(jìn)文旅融合事業(yè)中的良性互動(dòng);又可以省級公共圖書(shū)館為核心,通過(guò)建立“省市縣”之間的公共圖書(shū)館聯(lián)盟,加強省域內不同級別公共圖書(shū)館之間的文旅合作,充分發(fā)揮各級圖書(shū)館在推進(jìn)文旅融合中的比較優(yōu)勢。其二,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省域間聯(lián)動(dòng)機制。公共圖書(shū)館既可以其所在的省域為中心點(diǎn),發(fā)揮其與相關(guān)省市公共圖書(shū)館的文化特色優(yōu)勢,由近及遠的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之間的省域合作,實(shí)現優(yōu)勢互補;又可在全國圖書(shū)館聯(lián)盟、協(xié)會(huì )等行業(yè)組織的指引下,建立國家圖書(shū)館、省級圖書(shū)館和專(zhuān)業(yè)性圖書(shū)館之間的文旅合作機制,破除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區域障礙。
4.4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公眾參與機制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發(fā)展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最終要落實(shí)到具體的“人”上,因而,與社會(huì )力量“共建、共治和共享”就成為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基本理念。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從多方面規定了公共圖書(shū)館的“社會(huì )參與”,在具體實(shí)踐中,可將其和旅游規劃充分融合。在共建上,《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四條第二款規定“鼓勵社會(huì )力量自湊資金設立公共圖書(shū)館”,而社會(huì )力量在設立公共圖書(shū)館時(shí),可和城市的旅游規劃相銜接,使其本身成為一項重要的旅游景點(diǎn)。在共治上,《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吸收社會(huì )公眾參與公共圖書(shū)館管理”,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作為公共圖書(shū)館的管理事項,社會(huì )公眾可依法參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決策并對其進(jìn)行監督。在共享上,《公共圖書(shū)館法》第二條將公共圖書(shū)館界定為“開(kāi)展社會(huì )教育的公共文化設施”,其中,“公共”二字表明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提供的公共文旅服務(wù)應由全民共享??偠灾?,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與社會(huì )公眾利益密切相關(guān),因而需要鼓勵和引導社會(huì )力量參與其中,以促進(jìn)其館藏優(yōu)秀文化資源通過(guò)旅游實(shí)現更好的傳承、傳播和共享。
實(shí)踐中,社會(huì )公眾對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的參與并非是“碎片化”的參與,而是從規劃設計、機制運行到服務(wù)供給的全方面參與。在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規劃設計上,社會(huì )公眾可對公共圖書(shū)館的規劃選址、文旅融合路線(xiàn)、配套設施安排等提出切實(shí)可行的建議,增強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規劃設計的科學(xué)性。在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運行機制上,既要在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結構中對社會(huì )力量參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事業(yè)的程序和內容進(jìn)行安排,又必要在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具體事項中引入社會(huì )力量進(jìn)行監督,還必須建立公共圖書(shū)館與社會(huì )力量共同推進(jìn)文旅融合的合作機制。在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的服務(wù)供給上,政府可適當采購社會(huì )力量出資設立的公共圖書(shū)館提供的文旅服務(wù),公共圖書(shū)館志愿者可為公共圖書(shū)館開(kāi)展文旅活動(dòng)提供服務(wù)支持,同時(shí),還可吸收社會(huì )力量參與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服務(wù)的考核評價(jià)工作。
5  結語(yǔ)
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不僅僅是公共圖書(shū)館將館藏資源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的重要途徑,還是豐富社會(huì )公眾精神文化生活、滿(mǎn)足人民群眾多樣化消費需求的重要手段,更是豐富公共圖書(shū)館服務(wù)內容、增強服務(wù)能力、提升服務(wù)水平的必然要求。推動(dòng)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融合發(fā)展,不能簡(jiǎn)單地以“經(jīng)濟效益”為邏輯展開(kāi),必須將“文化效益”和“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實(shí)現“文化效益”“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的統一。公共圖書(shū)館在推進(jìn)文旅融合發(fā)展過(guò)程中,必須將保護館藏資源和履行公益服務(wù)作為前提,充分利用現代信息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35],對館藏資源進(jìn)行合理的旅游開(kāi)發(fā)利用,實(shí)現傳承、傳播、創(chuàng )新和共享的基本目標,提升公共圖書(shū)館的服務(wù)效能,更好地滿(mǎn)足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

參考文獻
[1] 張磊,周蕓熠,尹士亮.圖書(shū)館+景區(公園):文旅融合背景下閱讀推廣的新模式[J/OL].圖書(shū)館建設:1-14[2021-04-30].http://kns.cnki.net/kcms/detail/23.1331.G2.20210423.1454.006.html.
[2] 石璞,沈艾,王諾.打造展示文旅融合發(fā)展的“杭州窗口”——杭州圖書(shū)館主題分館的實(shí)踐與思考[J].圖書(shū)館研究與工作,2021(04):25-31.
[3] 劉洋.文旅融合背景下圖書(shū)館特色館藏資源建設研究[J].圖書(shū)館,2021(02):22-28.
[4] 劉景會(huì ).文旅融合時(shí)代公共圖書(shū)館研學(xué)旅行服務(wù)模式與路徑研究[J].國家圖書(shū)館學(xué)刊,2021,30(01):38-43.

[5] 陳鋒平,朱建云.文旅融合新鑒:桐廬縣“公共圖書(shū)館+民宿”的實(shí)踐與思考[J].圖書(shū)館雜志,2020,39(03):107-112.

[6]許鑫.文旅融合:從“上海探索”到“中國經(jīng)驗”[J/OL].圖書(shū)館論壇:1[2021-05-10].  http: //kns.cnki.net /kcms/detail/44.1306.G2.20200515. 0847.  002.html.

[7] 康思本.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模式與路徑系統研究[J].圖書(shū)館,2020(06):61-66.

[8] 高可淼.公共圖書(shū)館與旅游融合發(fā)展方式研究及知識產(chǎn)權保護[J].圖書(shū)館建設,2020(S1):270-273.

[9] 張治理.論現代圖書(shū)館管理與服務(wù)的人本化[J].中國圖書(shū)館學(xué)報,2005(01):71-73.

[10] 黃穎,徐引篪.圖書(shū)館治理:概念及其涵義[J].中國圖書(shū)館學(xué)報,2004(01):26-28.

[11] 布爾迪厄.國家精英:名牌大學(xué)與群體精神[M].楊亞平譯.商務(wù)印書(shū)館,2004:478-481.

[12] 戴維·思羅斯比.什么是文化資本?[J].潘飛譯.馬克思主義與現實(shí),2004(3):50-55.

[13] 邱冠華.公共圖書(shū)館提升服務(wù)效能的途徑[J].中國圖書(shū)館學(xué)報,2015,41(04):14-24.

[14] 文化部關(guān)于印發(fā)《全國公共圖書(shū)館事業(yè)發(fā)展“十二五”規劃》的通知(文公共發(fā)〔2013〕8號)[EB/OL].[2013-01-03].http://libdb.csu.edu.cn/rwt/BDFB/https/P75YPLURNN4XZZLYF3SX85B/law/adv.

[15] New York Public Library.SchomburgTours[EB/OL].[2019-08-06].https://www.nypl.org/ev

ents/tours/schomburg.

[16]國圖啟動(dòng)首屆海淀區研學(xué)旅游季系列活動(dòng)[EB/OL].[2019-07-25].http: //culture. people. com. cn//B/nl/2018/0806/c1013-30211064.htm1.

[17] 應暉.基于主題館建設模式的茶文獻資源組織管理探析[J].圖書(shū)館雜志,2020(2):62-66

[18] [24]王婕好.可讀可游,書(shū)香創(chuàng )新融人一座城[N].南京日報,2020-06-05(B4).

[19] 李爽.旅游公共服務(wù):內涵、特征與分類(lèi)框架[J].理論參考,2012(9):36-38.

[20]NewYorkPublicLibrary.SchomburgTours[EB/OL].[2019-08-06].https://www.nypl.org/events/tours/schombur.

[21]  BritishLibrary.Freedom of Information[EB/OL].[2019-11-08]https://www.bl.uk/about-us/fr

eedom-of-information#.

[22] BIBLIOTHECA ALEXANDRINA.[EB/OL].[201911-06] .https ://www.bibalex. org/en/Proj ec

t/Details?DocumentID=211 &Keywords=.

[23] 孫文娉,陳雅.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融合發(fā)展模式分析與服務(wù)效能提升策略研究——以紹興圖書(shū)館為例[J].圖書(shū)館理論與實(shí)踐,2020(05):15-21.

[24] 梁文靜.國外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服務(wù)研究及啟示[D].2020年湘潭大學(xué)碩士學(xué)位論文.

[25]天津市濱海新區圖書(shū)館. 濱海新區圖書(shū)館:做文旅融合的“網(wǎng)紅”打卡地. [EB/OL].[2020-05-23].http://www.bhwh.gov.cn/home/content/detail/id/15300.html.

[26] LIBRARY OFCONGRESS.Guidelines&Tips[EB/OL].[2019-08-17].https://www.loc.gov/vis

   it/guidelines-and-tips/.

[27] 唐義,路伯言.國外圖書(shū)館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狀況及對我國的啟示[J].圖書(shū)館,2019(08):83-88.

[28]BOOkshop ANL.1000 Piece PuzzleLiffey Fa11s,Tasmania[EB/OL](2018-03-06).http://bookshop.nla.gov.au/book/1000-piece-puzzle-liffey-fallstasmania.do.

[29] 本報記者 王詩(shī)培;國圖牽線(xiàn)各地圖書(shū)館合力打造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N].中國旅游報,2019.

[30]湖南圖書(shū)館. 剛剛,百年湘圖發(fā)布了文創(chuàng )商標和動(dòng)漫形象. [EB/OL].[2018-1-18].https://www.sohu.com/a/217438078_99985677

[31] 李國新.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結構·現狀·問(wèn)題·前瞻[J].圖書(shū)與情報,2014(02):1-6+9.

[32]馮佳,王珊珊.我國公共圖書(shū)館法人治理結構的試點(diǎn)實(shí)踐研究[J].中國圖書(shū)館學(xué)報,2018,44(04):40-53.

[33]周淑云,盧思佳,冉從敬.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融合:理論內涵、時(shí)代價(jià)值與發(fā)展路徑[J/OL].圖書(shū)情報工作:1-6[2021-04-30].https://doi.org/10.13266/j.issn.0252-3116.2021.03.004.

[34] 王世偉.關(guān)于公共圖書(shū)館文旅深度融合的思考[J].圖書(shū)館,2019(2):1-6.

[35] 周剛志,王星星.論信息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下公共圖書(shū)館的合理使用權配置——以深圳圖書(shū)館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侵權案為視角[J].圖書(shū)館建設,2021(02):83-88+97.


注:本文刊發(fā)于《圖書(shū)館建設》,如需援引,以期刊文本為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