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登錄

會(huì )員賬號:

登錄密碼:

當前位置:首頁(yè)旅游法制研究
周剛志:文化強國”目標下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導向與選擇
時(shí)間:2022-09-24 瀏覽:1479 來(lái)源: 作者:周剛志
文化強國”目標下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導向與選擇
湖南大學(xué)學(xué)報(社會(huì )科學(xué)版) 2022,36(01),123-131 DOI:10.16339/j.cnki.hdxbskb.2022.01.016

摘    要:
文化產(chǎn)業(yè)具有意識形態(tài)屬性與市場(chǎng)屬性。以“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為目標,我國已經(jīng)形成了“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相統一”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導向。依據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特殊經(jīng)濟規律,我國構建社會(huì )效益導向的政策模式,需要注重“意識形態(tài)資源”與“文化遺產(chǎn)資源”的保護與利用,建立健全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業(yè)規制和行政規制等政策措施。為了構建經(jīng)濟效益導向的政策模式,則需要培育文化產(chǎn)業(yè)的競爭優(yōu)勢并提升文化企業(yè)的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完善文化產(chǎn)業(yè)的“財政補貼”和“稅收優(yōu)惠”等政策措施。

作者簡(jiǎn)介:周剛志(1977—),男,湖南望城人,湖南師范大學(xué)法學(xué)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文化法學(xué)。;

收稿日期:2021-04-25



Policy Orientation and Choice of Culture Industry under the Objective of "Culturally Strong Country"

Abstract:
It is understood that cultural industry has the attributes of ideology and market. With the goal of "building a socialist culturally strong country", China has already formed a cultural industry policy revolving around "insisting on putting social benefits first and unifying social benefits with economic benefits". According to the special economic rule of the development of cultural industry, China needs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of "ideological resources" and "cultural heritage resources", in addition, China should establish better policies and measures of industrial and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of cultural industry to construct the policy mode of social benefit orientation. In order to build an economic policy model, it is necessary to cultivate 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s of the cultural industry, enhance the valu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of cultural enterprises, and improve the policies and measures of "fiscal subsidies" and "tax incentives" for the cultural industry.

Received: 2021-04-25

一 引 言
自中國共產(chǎn)黨第十七屆四中全會(huì )提出“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以后,十九屆五中全會(huì )明確提出了2035年建成“文化強國”的目標,同時(shí)提出了我國“十四五”期間的三項重點(diǎn)任務(wù),此即:“提高社會(huì )文明程度”、“提升公共文化服務(wù)水平”和“健全現代文化產(chǎn)業(yè)體系”。為了實(shí)現健全文化產(chǎn)業(yè)體系和建成文化強國的目標,建立健全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體系至關(guān)重要。

近年來(lái),我國經(jīng)濟學(xué)家們關(guān)于“產(chǎn)業(yè)政策”的理論爭議,廣泛涉及“產(chǎn)業(yè)”和“產(chǎn)業(yè)政策”的概念內涵及其適用范圍、實(shí)際效果等內容。1然則,各國“產(chǎn)業(yè)政策”概念內涵各有不同;其所謂“產(chǎn)業(yè)政策”,往往并不局限于“經(jīng)濟政策”。2因“文化產(chǎn)業(yè)”本身兼具“文化”、“經(jīng)濟”和“政治”等多層屬性,其基本理?yè)彤斎徊粫?huì )僅僅局限于“比較優(yōu)勢”等相關(guān)經(jīng)濟學(xué)原理。譬如,自20世紀60年代起,加拿大政府面對美國影片和電視劇在價(jià)格和分銷(xiāo)網(wǎng)絡(luò )等方面的“絕對優(yōu)勢”,實(shí)施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維持加拿大文化的特性,要求加拿大的音像體系應當“真正由加拿大人擁有和控制,以便保護、豐富和鞏固加拿大的文化、政治、社會(huì )和經(jīng)濟結構”,“為國家團結作出貢獻并始終反映加拿大的現實(shí)?!盵1]23加拿大等國進(jìn)而提出“文化例外原則”,這深刻體現了文化產(chǎn)業(yè)與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特殊性。中國在一定程度上也面臨著(zhù)同加拿大等國家類(lèi)似的境遇,如何通過(guò)制定并實(shí)施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抵御文化侵略,保護國家文化安全,助力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成為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時(shí)代命題。

二 文化產(chǎn)業(yè)的雙重屬性及其政策導向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文化產(chǎn)業(yè)既有意識形態(tài)屬性,又有市場(chǎng)屬性,但意識形態(tài)屬性是本質(zhì)屬性?!?這一講話(huà)深刻揭示了文化產(chǎn)業(yè)區別于其他產(chǎn)業(yè)的重要特征,也明確了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基本導向。

(一)文化產(chǎn)業(yè)的意識形態(tài)屬性及其政策導向
眾所周知,“文化產(chǎn)業(yè)”這一概念最早是由法蘭克福學(xué)派的學(xué)者霍克海姆和阿爾多諾提出。20世紀70年代以來(lái),受文化消費因素的驅動(dòng),文化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這一概念被很多發(fā)達國家接受,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亦通過(guò)《文化貿易的全球化》等報告予以介紹。4英國學(xué)者赫斯蒙德夫認為:“文化產(chǎn)業(yè)通常指的是與社會(huì )意義的生產(chǎn)最直接相關(guān)的機構(主要是指營(yíng)利性公司,但是也包括國家組織和非營(yíng)利組織)。因此,幾乎所有的關(guān)于文化產(chǎn)業(yè)的定義都應該包括電視(包括有線(xiàn)電視與衛星電視)、無(wú)線(xiàn)電廣播、電影、書(shū)報刊出版、音樂(lè )的錄音與出版產(chǎn)業(yè)、廣告以及表演藝術(shù)等。而所有這些活動(dòng)的首要目標是與受眾溝通并創(chuàng )作文本?!盵2]12隨著(zhù)數字技術(shù)的快速發(fā)展,電子游戲及其競技賽、電子出版物、視頻產(chǎn)業(yè),以及以文化元素為基本內涵的“創(chuàng )意產(chǎn)業(yè)”等,均可以被包含在“文化產(chǎn)業(yè)”之內。

中國共產(chǎn)黨歷來(lái)就非常重視文化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2000年,中共十五屆五中全會(huì )正式提出“文化產(chǎn)業(yè)”這一概念。黨的十六大報告進(jìn)一步明確:“發(fā)展文化產(chǎn)業(yè)是市場(chǎng)經(jīng)濟條件下繁榮社會(huì )主義文化、滿(mǎn)足人民群眾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途徑。完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支持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增強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的整體實(shí)力和競爭力?!贝撕?,黨的十七大報告要求“完善扶持公益性文化事業(yè)、發(fā)展文化產(chǎn)業(yè)、鼓勵文化創(chuàng )新的政策”;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文化產(chǎn)業(yè)成為國民經(jīng)濟支柱性產(chǎn)業(yè)”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和全面深化改革開(kāi)放的重要目標;黨的十九大報告則明確提出了“健全現代文化產(chǎn)業(yè)體系和市場(chǎng)體系”等新任務(wù);等等。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在發(fā)展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條件下,許多文化產(chǎn)品要通過(guò)市場(chǎng)實(shí)現價(jià)值,當然不能完全不考慮經(jīng)濟效益。然而,同社會(huì )效益相比,經(jīng)濟效益是第二位的,當兩個(gè)效益、兩種價(jià)值發(fā)生矛盾時(shí),經(jīng)濟效益要服從社會(huì )效益,市場(chǎng)價(jià)值要服從社會(huì )價(jià)值?!盵3]185文化產(chǎn)業(yè)的健康發(fā)展,事關(guān)政治穩定、社會(huì )和諧與文化繁榮,應當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這是文化產(chǎn)業(yè)之意識形態(tài)屬性的首要要求。5文化產(chǎn)業(yè)的“雙重屬性”,亦產(chǎn)生了“雙重效益”的目標導向:文化產(chǎn)業(yè)的“社會(huì )效益”主要體現了(但不限于)“意識形態(tài)屬性”的要求,文化產(chǎn)業(yè)的“經(jīng)濟效益”則主要體現了其“市場(chǎng)屬性”的要求。文化產(chǎn)業(yè)的“意識形態(tài)屬性”要求其發(fā)展必須“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從我國多年的政策實(shí)踐來(lái)看,為確保文化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貫徹這一基本要求,我國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主要確立了如下規則:其一,寓“社會(huì )效益”于“經(jīng)濟效益”之中,以文化產(chǎn)品的“經(jīng)濟效益”為動(dòng)力實(shí)現“社會(huì )效益”,“努力實(shí)現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的統一”。6其二,以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為引領(lǐng)和準則,加強文化生產(chǎn)、文化傳播的內容建設,加強文化消費的價(jià)值引導。7其三,依托數字技術(shù),實(shí)現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與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在文化產(chǎn)品和文化服務(wù)中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8數字技術(shù)帶來(lái)了文化載體及文化創(chuàng )作、文化傳播、文化表演形式等方面的重大變革。充分發(fā)掘優(yōu)秀文化資源,促進(jìn)科技與文化融合發(fā)展,提升文化產(chǎn)品與文化服務(wù)品質(zhì)及內涵,是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實(shí)現社會(huì )效益的重要路徑。

(二)文化產(chǎn)業(yè)的市場(chǎng)屬性及其政策導向
文化產(chǎn)業(yè)的經(jīng)濟學(xué)理論主要是“文化經(jīng)濟學(xué)”,其誕生于20世紀60年代,它不僅為解釋藝術(shù)領(lǐng)域廣泛存在的成本上升問(wèn)題提供了分析框架,同時(shí)也為政府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提供了經(jīng)濟學(xué)上的基本理?yè)?。[4]3從市場(chǎng)屬性看,文化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雖然也需要以實(shí)現“經(jīng)濟效益”為目的,但是也因其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特殊“經(jīng)濟規律”而產(chǎn)生了獨特的政策原理,此亦為經(jīng)濟學(xué)上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合理性、正當性之所在。

第一,文化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的“成本病”。
威廉·鮑莫爾與威廉·鮑恩在1966年發(fā)表的《表演藝術(shù)的經(jīng)濟困境》一文中揭示了表演藝術(shù)產(chǎn)業(yè)的“成本病”問(wèn)題:“制造業(yè)可以通過(guò)應用新的設備和技術(shù)提高生產(chǎn)效率,而表演藝術(shù)表演的是人的現場(chǎng)行為,其表演作品的生產(chǎn)效率很難得到有效提升,隨著(zhù)勞動(dòng)力成本的提升,其成本呈上升趨勢,這無(wú)疑導致了其價(jià)格漲幅快于其他商品”。[4]11鮑莫爾的觀(guān)點(diǎn)揭示了傳統演藝產(chǎn)業(yè)的成本問(wèn)題,在中外劇院經(jīng)濟等領(lǐng)域尤其具有普遍性。當今時(shí)代,文化載體和文化傳播方式正在發(fā)生重大變革。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給文化經(jīng)濟的生產(chǎn)成本帶來(lái)了新的挑戰和機遇。尤其是“網(wǎng)民”人數的劇增與“網(wǎng)絡(luò )文化”時(shí)代的到來(lái),恰恰是數字通訊等“數字技術(shù)”興起的典型標志,預示著(zhù)數字文化產(chǎn)業(yè)或將在相當程度上主導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未來(lái)。但是,即便是在數字技術(shù)時(shí)代,文化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依然存在嚴重的“成本病”等問(wèn)題。譬如,“新作品往往擁有較低的觀(guān)眾規模,如果不給他們補助,藝術(shù)機構常常無(wú)法獨自承擔這種風(fēng)險?!盵4]41實(shí)際上,文化產(chǎn)業(yè)人才的成長(cháng)往往需要長(cháng)期支付培養成本,文化創(chuàng )意研發(fā)過(guò)程中也需要支付多種成本;文化產(chǎn)品開(kāi)發(fā)以后,文化資產(chǎn)存在“快速折舊”等情況。因此,需要對文化產(chǎn)業(yè)采取適當的稅收優(yōu)惠政策。

第二,文化主體權益的“脆弱性”。
文化產(chǎn)品不同于其他產(chǎn)品,其消費或使用上的“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使之更為接近于經(jīng)濟學(xué)上的“公共物品”。當今時(shí)代,數字技術(shù)和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的快速發(fā)展,文化產(chǎn)品尤其是數字內容產(chǎn)品以趨近于“零成本”被“復制”,可能為使用者提供了極大方便,但是卻會(huì )對著(zhù)作權人和出版企業(yè)的利益構成重大侵害。因此,文化創(chuàng )作、研究及內容產(chǎn)品的研發(fā)等,都可能會(huì )更加接近于“高成本、低收益甚至零收益”的基礎研究。有學(xué)者提出:“基礎研究產(chǎn)出的知識,具有公共物品的屬性,這為政府資助基礎研究的正當性提供了有力的論證?!盵5]36此種說(shuō)法亦可適用于“文化產(chǎn)業(yè)”,尤其是對具有文化基礎研究性質(zhì)的“文化藝術(shù)研究”“文化遺產(chǎn)研究”等領(lǐng)域,因而這也構成文化產(chǎn)業(yè)之財政補貼政策的理論依據。

第三,文化產(chǎn)品價(jià)值的“多元性”。
文化產(chǎn)品的使用價(jià)值主要是滿(mǎn)足消費者的某種精神生活需要,因而在產(chǎn)品價(jià)值上具有“多元性”。澳大利亞學(xué)者戴維認為,文化產(chǎn)品的價(jià)值并不局限于“經(jīng)濟價(jià)值”,它至少還可以包括“審美價(jià)值”、“精神價(jià)值”、“社會(huì )價(jià)值”、“歷史價(jià)值”、“象征價(jià)值”和“真實(shí)價(jià)值”等;“經(jīng)濟價(jià)值和文化價(jià)值代表了兩種不同的概念,當在經(jīng)濟或社會(huì )中對文化商品與文化服務(wù)進(jìn)行評估的時(shí)候,需要將它們分開(kāi)考慮?!盵6]30-33英國學(xué)者露絲也認為:“在藝術(shù)和遺產(chǎn)領(lǐng)域,支付意愿并不一定通過(guò)市場(chǎng)價(jià)格表現,因為有些商品和服務(wù)產(chǎn)生外部效益并且甚至可能算公益產(chǎn)品?!盵7]237文化產(chǎn)品價(jià)值的“多元性”甚至“外部性”,其中也包含了其“意識形態(tài)屬性”,這是文化產(chǎn)業(yè)之雙重屬性的重要體現,也是文化產(chǎn)業(yè)獲得特殊財政政策支持的重要理?yè)?br />
三 文化產(chǎn)業(yè)的目標導向及其政策模式
如前文所述,文化產(chǎn)業(yè)的雙重屬性也決定了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雙重目標,此即“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相統一”。為了實(shí)現文化產(chǎn)業(yè)的政策導向,我們首先需要根據文化產(chǎn)業(yè)的目標導向確立其評估標準及指標體系,建立健全與文化產(chǎn)業(yè)目標導向相匹配的政策模式。在此方面,域外的“文化戰略”理論和“競爭優(yōu)勢”理論對于產(chǎn)業(yè)政策制定和實(shí)施的原理作了頗為深刻的闡述,尤其是其“產(chǎn)業(yè)鏈”、“價(jià)值鏈”及“文化戰略”等相關(guān)原理,對于我國建立健全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政策模式具有重要參考價(jià)值。

(一)文化產(chǎn)業(yè)之社會(huì )效益導向及其政策模式
當前,我國關(guān)于文化產(chǎn)業(yè)社會(huì )效益導向的評價(jià)標準及其政策模式還在探索之中。譬如,2017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布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出版服務(wù)單位社會(huì )效益評估試行辦法》中提出,對從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原創(chuàng )業(yè)務(wù)、提供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閱讀平臺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出版服務(wù)單位進(jìn)行社會(huì )效益評估考核。92019年,中宣部印發(fā)了《圖書(shū)出版單位社會(huì )效益評價(jià)考核試行辦法》,分別從“出版質(zhì)量”、“文化與社會(huì )影響”、“產(chǎn)品結構與專(zhuān)業(yè)特色”和“內部制度與隊伍建設”等四個(gè)方面設置相關(guān)的指標。實(shí)際上,“文化產(chǎn)業(yè)之社會(huì )效益”很難進(jìn)行量化評估,如果制定相關(guān)評估標準也很容易落入“形式主義”之窠臼。因此,對于文化產(chǎn)業(yè)之社會(huì )效益導向的政策支持,不能局限于“文化產(chǎn)品與文化服務(wù)能否產(chǎn)生良好的社會(huì )效益”這種“結果取向”視角,而是需要前移到“文化創(chuàng )作”和“文化生產(chǎn)”等階段,從“意識形態(tài)資源”與“文化遺產(chǎn)資源”的開(kāi)發(fā)與利用,制定與實(shí)施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法規,促使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社會(huì )效益的提升。

第一,借助于意識形態(tài)資源,促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培育文化品牌。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紅色資源是我們黨艱辛而輝煌奮斗歷程的見(jiàn)證,是最寶貴的精神財富,一定要用心用情用力保護好、管理好、運用好?!薄凹t色是中國共產(chǎn)黨、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鮮亮的底色”10,也是我國社會(huì )主義意識形態(tài)的底色?!凹t色資源”是我國重要的意識形態(tài)資源,也是我國文化創(chuàng )新和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重要資源。美國學(xué)者道格拉斯曾經(jīng)提出所謂“文化戰略”理論。他們認為,“意識形態(tài)機遇”本身就為市場(chǎng)創(chuàng )新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成功的文化創(chuàng )新總是試圖對既存的意識形態(tài)、神話(huà)和文化密碼稍加修改?!盵8]200進(jìn)而言之,一個(gè)社會(huì )既有的“意識形態(tài)”構成了“文化創(chuàng )新”的基礎,文化價(jià)值的發(fā)掘、傳播和彰顯本身就是塑造產(chǎn)業(yè)品牌的重要途徑,也是企業(yè)建立競爭優(yōu)勢的重要基礎。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有效性,需要正視并借重“意識形態(tài)”和文化傳統等因素,促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培育“文化品牌”。譬如,當前我國正在建設長(cháng)征國家文化公園,長(cháng)征沿線(xiàn)各省市可以借此契機,進(jìn)一步加強紅色資源保護和利用工作,制定相關(guān)政策支持紅色文化與旅游融合發(fā)展,鼓勵紅色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等等。

第二,借助于文化遺產(chǎn)資源,實(shí)現創(chuàng )造性轉化與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
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需要耗費大量公共經(jīng)費,但是文化遺產(chǎn)本身也具有獨特的標識意義,在現代產(chǎn)業(yè)發(fā)展中更是具有“文化資源”和“經(jīng)濟資源”的雙重屬性?!岸稹焙螵毩⒌膩喎抢瓏?,為了在強勢的美歐文化沖擊之下維護自我存在的獨立性,都非常重視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譬如,墨西哥學(xué)者科爾德羅在提及墨西哥白人移民對于墨西哥史前遺產(chǎn)的保護時(shí)指出:“墨西哥民族認同的基礎,在很大程度上是發(fā)起獨立運動(dòng)的土著(zhù)白人對史前世界理想化的想象。這在某種程度上解釋了墨西哥文化遺產(chǎn)的概念和對文化遺產(chǎn)采取的法律保護措施起源于獨立之初?!盵9]200進(jìn)而言之,“文化遺產(chǎn)”作為重要的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之經(jīng)濟資源,其承載著(zhù)重要的政治價(jià)值和經(jīng)濟價(jià)值,尤其不容小覷!我國是一個(gè)文明古國,文化文物單位館藏著(zhù)大量的珍貴文物等文化作品和文化財產(chǎn)。文化文物單位通過(guò)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開(kāi)發(fā),實(shí)施知識產(chǎn)權保護與運營(yíng),讓這些珍貴藏品“活化利用”,這是繼承和發(fā)展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重要途徑,對于提高我國文化軟實(shí)力、堅定文化自信具有重要意義。鑒于文化文物單位的性質(zhì)和管理機制,這些活動(dòng)尤其需要得到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支持。

近年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多次強調要實(shí)現中華文化、中華文明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與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他指出:“創(chuàng )造性轉化,就是要按照時(shí)代特點(diǎn)和要求,對那些至今仍有借鑒價(jià)值的內涵和陳舊的表現形式加以改造,賦予其新的時(shí)代內涵和現代表達形式,激活其生命力。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就是要按照時(shí)代的新進(jìn)步新進(jìn)展,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內涵加以補充、拓展、完善,增強其影響力和感召力?!盵10]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這一重要講話(huà),深刻闡明了“創(chuàng )造性轉化”與“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的內涵及其區別,也為我國文化遺產(chǎn)保護利用及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相關(guān)政策之制定和實(shí)施,提供了重要的理論指導。文化遺產(chǎn)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主要是根據時(shí)代要求對文化遺產(chǎn)的內涵或形式加以改造,使其符合當今時(shí)代人們的需求。譬如,借鑒文物或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中的實(shí)用元素,通過(guò)產(chǎn)品設計原理制成新的產(chǎn)品,等等。文化遺產(chǎn)的“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則是其根據現代產(chǎn)品研發(fā)的規則,或者依托于現代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規則,發(fā)掘文化遺產(chǎn)所蘊含的傳統技藝,或者依托科學(xué)實(shí)驗或者技術(shù)設計,研發(fā)更好的技藝或者作品,等等。文化遺產(chǎn)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與“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不僅是依托“文化傳承”、致力“文化發(fā)展”的“文化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活動(dòng)”,也是依托現代科技與設計方法,憑借文化遺產(chǎn)本身的知名度和吸引力,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的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戰略,這也是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重要內容。

(二)文化產(chǎn)業(yè)的市場(chǎng)效益導向及其政策模式
當前,我國各省市關(guān)于文化產(chǎn)業(yè)之市場(chǎng)效益評價(jià)標準主要有如下幾項:一是產(chǎn)值規模,如文化產(chǎn)業(yè)的年增加值、占GDP比重、對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貢獻率;二是從業(yè)規模,包括文化產(chǎn)業(yè)法人單位、從業(yè)人員的數量及其占全社會(huì )從業(yè)人員數的比重;三是產(chǎn)業(yè)結構,如產(chǎn)業(yè)門(mén)類(lèi)、功能、布局,文化產(chǎn)業(yè)核心層、外圍層、相關(guān)層的比例,產(chǎn)業(yè)的所有制結構和空間布局,等等。但是,這些評估標準只能體現文化產(chǎn)業(yè)之“外延式發(fā)展”基本情況。為了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的“內涵式發(fā)展”,尤其是確保文化產(chǎn)業(yè)之市場(chǎng)效益能夠可持續發(fā)展,就需要引入新的理論視角、建立新的政策模式。

第一,培育產(chǎn)業(yè)競爭優(yōu)勢的政策模式。
如何通過(guò)產(chǎn)業(yè)政策塑造產(chǎn)業(yè)競爭優(yōu)勢?林毅夫根據“比較優(yōu)勢”理論,提出了產(chǎn)業(yè)政策制定的“兩軌六步法”。11如前文所述,張維迎從“政府能力”的視角對于此種產(chǎn)業(yè)政策模式提出了質(zhì)疑。在產(chǎn)業(yè)政策實(shí)踐中,這種基于“比較優(yōu)勢”的產(chǎn)業(yè)政策模式,還需要考慮競爭對手的反應及我方的反制策略及措施。從近年中美貿易沖突等實(shí)踐來(lái)看,歐美發(fā)達國家在高科技、文化傳播等領(lǐng)域遏制中國等發(fā)展中國家崛起的決心不容低估,國際貿易壁壘等因素對于此種政策效果的消減及阻礙作用亦不容忽視!尤其是對于兼具意識形態(tài)屬性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所謂文化資源稟賦結構的“比較優(yōu)勢”乃至“絕對優(yōu)勢”,都很難成為支持或者不支持某一特定產(chǎn)業(yè)之政策的基本理?yè)?。相對而言,美國學(xué)者波特的競爭優(yōu)勢理論所揭示的競爭戰略原理,更可資為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理論參考。波特在“生產(chǎn)要素”以外,又將“需求條件”“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與支持性產(chǎn)業(yè)”“企業(yè)戰略、企業(yè)結構和同業(yè)競爭”等因素視為制定競爭戰略的依據。他認為:“一個(gè)國家想要經(jīng)由生產(chǎn)要素建立起產(chǎn)業(yè)強大又持久的競爭優(yōu)勢,則必須發(fā)展高級生產(chǎn)要素和專(zhuān)業(yè)性生產(chǎn)要素。這兩類(lèi)生產(chǎn)要素的可獲得性與精致程度也決定了競爭優(yōu)勢的質(zhì)量,以及競爭優(yōu)勢將繼續升級或被超越的命運?!?2從競爭優(yōu)勢理論的視角而言,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不僅需要考慮到文化生產(chǎn)要素問(wèn)題,而且還必須考慮文化產(chǎn)業(yè)的市場(chǎng)需求和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特別是要能夠引導文化企業(yè)制定合理的發(fā)展戰略,創(chuàng )造“高級生產(chǎn)要素”和“專(zhuān)業(yè)性生產(chǎn)要素”,塑造國家文化創(chuàng )新系統,并為文化企業(yè)開(kāi)展文化創(chuàng )意研發(fā)工作提供激勵機制,進(jìn)而形成強大而持久的競爭優(yōu)勢。

2018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兩院院士大會(huì )上指出:“世界正在進(jìn)入以信息產(chǎn)業(yè)為主導的經(jīng)濟發(fā)展時(shí)期。我們要把握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智能化融合發(fā)展的契機,以信息化、智能化為杠桿培育新動(dòng)能?!盵11]當今時(shí)代,“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智能化”成為現代科學(xué)技術(shù)發(fā)展的潮流和趨勢,為文化產(chǎn)業(yè)之發(fā)展提供了巨大挑戰與機遇。譬如,網(wǎng)絡(luò )游戲產(chǎn)業(yè)異軍突起,VR、人工智能等技術(shù)催生了網(wǎng)絡(luò )音樂(lè )、網(wǎng)絡(luò )動(dòng)漫、網(wǎng)絡(luò )表演、數字藝術(shù)展示等新的文化產(chǎn)業(yè)業(yè)態(tài),文化產(chǎn)品開(kāi)發(fā)和服務(wù)設計的數字化發(fā)展程度成為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新標桿,等等。鑒于數字技術(shù)條件下版權侵權、商標侵權等案件高發(fā)的基本態(tài)勢,文化產(chǎn)品和文化服務(wù)的版權保護與應用、文化企業(yè)與文化行業(yè)的品牌塑造與運營(yíng)對于建立文化產(chǎn)業(yè)的競爭優(yōu)勢至關(guān)重要?!吨泄仓醒腙P(guān)于制定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第十四個(gè)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不僅提出了“十四五時(shí)期公共文化服務(wù)體系和文化產(chǎn)業(yè)體系更加健全”的發(fā)展目標,而且明確提出要“推進(jìn)產(chǎn)業(yè)基礎高級化、產(chǎn)業(yè)鏈現代化,提高經(jīng)濟質(zhì)量效益和核心競爭力”。這些論述,構成了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的理論基礎。為促進(jìn)數字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2020年,《文化和旅游部關(guān)于推動(dòng)數字文化產(chǎn)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意見(jiàn)》中明確提出了“順應數字產(chǎn)業(yè)化和產(chǎn)業(yè)數字化發(fā)展趨勢,實(shí)施文化產(chǎn)業(yè)數字化戰略,加快發(fā)展新型文化企業(yè)、文化業(yè)態(tài)、文化消費模式”等目標,以及“加強組織領(lǐng)導”、“完善政策環(huán)境”和“強化要素支撐”等保障措施。13

第二,提升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的政策模式。
我國學(xué)者認為,文化企業(yè)具有“高風(fēng)險”“高經(jīng)濟附加值”“知識和人力資本居核心地位”等特點(diǎn)19-21。換而言之,著(zhù)作權等知識產(chǎn)權是文化產(chǎn)品的真正價(jià)值源泉,構成了文化企業(yè)的核心資產(chǎn)。[13]40誠然!文化企業(yè),尤其是內容生產(chǎn)企業(yè)如廣播影視企業(yè)的發(fā)展,多取決于其文化資產(chǎn)的質(zhì)量,明星藝人及其相關(guān)無(wú)形資產(chǎn)的市場(chǎng)價(jià)值是文化企業(yè)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但是其不確定性也往往構成文化企業(yè)之巨大的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文化企業(yè)的此種特征,在某種程度上已經(jīng)成為制約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當前,我國各地為了促進(jìn)產(chǎn)業(yè)發(fā)展,明確提出了培育或扶持“雛鷹企業(yè)”“瞪羚企業(yè)”“獨角獸企業(yè)”的相關(guān)政策。14但是,這些政策文件的遴選標準,均局限于“年收入或年營(yíng)業(yè)額”和“近三年創(chuàng )業(yè)投資總額”等指標,如果應用于文化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則未能包括文化產(chǎn)業(yè)的核心競爭力即知識產(chǎn)權要素。因此,文化企業(yè)亦難以入選這類(lèi)政府重點(diǎn)扶持的企業(yè)?;谖幕a(chǎn)業(yè)的資產(chǎn)結構及其與營(yíng)利能力之間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性,我國的相關(guān)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尤其應當關(guān)注與扶持擁有優(yōu)質(zhì)知識產(chǎn)權資產(chǎn)的文化企業(yè),同時(shí)積極引導文化企業(yè)依法將各種無(wú)形資產(chǎn)轉化為企業(yè)的知識產(chǎn)權,以確保企業(yè)的可持續發(fā)展。

當前,根據財政部制定的《資產(chǎn)評估基本準則》與中國資產(chǎn)評估協(xié)會(huì )制定的《資產(chǎn)評估執業(yè)準則——無(wú)形資產(chǎn)》,我國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評估主要適用“成本法”、“市場(chǎng)法”和“收益法”等三種方法。其中,“成本法”主要是根據知識資產(chǎn)的生產(chǎn)成本確定其價(jià)值,又包括“歷史成本法”和“再生成本法”;“市場(chǎng)法”是根據市場(chǎng)同類(lèi)產(chǎn)品的價(jià)值,考慮相關(guān)可變因素以確定知識資產(chǎn)的價(jià)值;“收益法”則是以知識資產(chǎn)的現時(shí)收益估算其價(jià)值,但是需要考慮衍生收益、持續時(shí)間和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三個(gè)因素。[13]86-90相對而言,“成本法”具有核定企業(yè)資產(chǎn)生產(chǎn)成本的功用,但是知識資產(chǎn)的生產(chǎn)成本并不必然決定其市場(chǎng)流通價(jià)值?!俺杀痉ā痹u估的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是否可為交易對方所接受,是這種方法應用的關(guān)鍵所在,其局限性不言而喻。同樣,“市場(chǎng)法”應用的前提在于獲取可靠的同類(lèi)產(chǎn)品交易價(jià)格等信息,需要以知識產(chǎn)權交易市場(chǎng)的發(fā)展完善為重要基礎。鑒于當前我國知識產(chǎn)權交易市場(chǎng)尚亟待發(fā)展完善,而某些知識資產(chǎn)深具專(zhuān)業(yè)性、唯一性等特征,難以在市場(chǎng)上找到相同或類(lèi)似參照物。因此,當前文化企業(yè)之較為可靠的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評估方法是“收益法”。當然,因知識資產(chǎn)的折現率與收益額等參數缺乏統一標準,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評估結果被社會(huì )各相關(guān)機構的接受程度亦未可知。因此,我國在評估文化企業(yè)相關(guān)知識產(chǎn)權的價(jià)值時(shí),可以“收益法”為主,適當參酌“成本法”與“市場(chǎng)法”的評估結果。為了支持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我國文化產(chǎn)業(yè)主管部門(mén)可以參考各地扶持“雛鷹企業(yè)”、“瞪羚企業(yè)”和“準獨角獸企業(yè)”的相關(guān)政策文件,以文化企業(yè)的知識產(chǎn)權評估結果為依據,采用財政、稅收、金融等政策措施扶持文化產(chǎn)業(yè)的“龍頭企業(yè)”、“雛鷹企業(yè)”與“瞪羚企業(yè)”。

四 文化產(chǎn)業(yè)的目標導向及其政策措施
文化產(chǎn)業(yè)目標導向即“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相統一”,不僅要求建立相應的文化產(chǎn)業(yè)政策模式,也需要建立能夠有效實(shí)施文化產(chǎn)業(yè)目標導向及政策模式的政策措施。從政策效果來(lái)看,公共政策措施可以分為兩種類(lèi)型,一是以限制、管控為目的的“規制措施”;二是以引導、扶持為目的的“獎助措施”。毋庸置疑,文化產(chǎn)業(yè)的社會(huì )效益導向和市場(chǎng)效益導向都同樣需要“規制措施”與“獎助措施”。但是,社會(huì )效益導向的政策措施以減損文化企業(yè)的利益為主,故而主要討論其“規制措施”;市場(chǎng)效益導向的政策措施以增補文化企業(yè)的利益為主,因而可以主要討論其“獎助措施”。

(一)文化產(chǎn)業(yè)的社會(huì )效益導向及其政策措施
第一,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業(yè)規制及其政策措施。
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業(yè)規制是與“政府規制”相對應的概念,并與政府規制共同構成文化產(chǎn)業(yè)規制的兩大基本規制工具。相比于文化產(chǎn)業(yè)政府規制的“單方性”和“強制性”,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業(yè)規制主要是文化市場(chǎng)主體的行業(yè)組織依據行業(yè)章程開(kāi)展自我管理的一種舉措。正如,中辦國辦《關(guān)于加強文化領(lǐng)域行業(yè)組織建設的指導意見(jiàn)》指出:“文化領(lǐng)域行業(yè)組織要當好橋梁紐帶,暢通黨委、政府與市場(chǎng)、社會(huì )之間的聯(lián)系。強化社會(huì )責任,體現價(jià)值引領(lǐng)和文化擔當。服務(wù)會(huì )員單位和廣大文化工作者,促進(jìn)文化事業(yè)全面繁榮、文化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優(yōu)秀傳統文化傳承弘揚。推進(jìn)行業(yè)自律與誠信建設,規范行業(yè)發(fā)展秩序?!?5這一定位表明,文化領(lǐng)域的行業(yè)組織在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過(guò)程中不僅是黨委、政府與市場(chǎng)、社會(huì )之間的重要紐帶,也是服務(wù)文化企業(yè)及其從業(yè)人員、規范文化行業(yè)發(fā)展秩序的重要力量。因此,《電影產(chǎn)業(yè)促進(jìn)法》第9條規定:“電影行業(yè)組織依法制定行業(yè)自律規范,開(kāi)展業(yè)務(wù)交流,加強職業(yè)道德教育,維護其成員的合法權益。演員、導演等電影從業(yè)人員應當堅持德藝雙馨,遵守法律法規,尊重社會(huì )公德,恪守職業(yè)道德,加強自律,樹(shù)立良好社會(huì )形象”?!段幕a(chǎn)業(yè)促進(jìn)法(草案送審稿)》第7條也規定:“國家鼓勵和支持文化產(chǎn)業(yè)行業(yè)組織建設,指導設立文化產(chǎn)業(yè)全國性行業(yè)組織。文化產(chǎn)業(yè)行業(yè)組織依法制定行業(yè)自律規范,依據章程開(kāi)展業(yè)務(wù)活動(dòng),加強職業(yè)道德教育,維護其成員的合法權益”。也就是說(shuō),國家通過(guò)鼓勵和支持建立文化行業(yè)組織,不僅可以為文化市場(chǎng)主體及其從業(yè)人員提供有效交流的平臺,還能通過(guò)制定行業(yè)自律規范,將誠信自律和道德自律納入自治章程之中,建立失信懲戒機制,維護公平競爭秩序,規范文化市場(chǎng)主體的行為。

第二,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政規制及其政策措施。
文化產(chǎn)業(yè)的健康發(fā)展不僅需要財政、稅收、金融等“直接性”的促進(jìn)工具,更需要政府采取相應的行政措施對文化市場(chǎng)主體實(shí)施規制,以“間接性”為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提供良好的市場(chǎng)環(huán)境,因而其本質(zhì)上也是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一種手段。此種規制措施一般是因應文化市場(chǎng)的普遍失靈和文化產(chǎn)品或者服務(wù)的公共性等特殊性而產(chǎn)生,并可將其進(jìn)一步類(lèi)型化為經(jīng)濟性規制措施和社會(huì )性規制措施,其中“經(jīng)濟性規制措施”主要是通過(guò)構建市場(chǎng)在文化資源配置中起基礎性作用的制度,建立統一開(kāi)放的市場(chǎng)體系,找到政府規制與市場(chǎng)調節的最佳點(diǎn),既克服市場(chǎng)失靈又克服政府失靈的弊??;“社會(huì )性規制措施”則主要通過(guò)建立事前事中事后的文化市場(chǎng)監管制度,尤其是完善文化市場(chǎng)綜合執法機制,打擊文化市場(chǎng)中的違法犯罪行為,加強知識產(chǎn)權保護、保護文化消費者權益等,有效維護社會(huì )公眾利益。[14]立法實(shí)踐中,《電影產(chǎn)業(yè)促進(jìn)法》就將政府規制措施視為促進(jìn)電影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手段,要求引導形成統一開(kāi)放、公平競爭的電影市場(chǎng),保護與電影有關(guān)的知識產(chǎn)權,依法查處侵犯電影有關(guān)的知識產(chǎn)權行為,規定電影中禁止的八項內容,建立電影內容審查制度,等等。不僅如此,我國正在推進(jìn)制定的《文化產(chǎn)業(yè)促進(jìn)法》,也已然將“行政規制”作為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重要方式?!段幕a(chǎn)業(yè)促進(jìn)法(草案送審稿)》不僅確立了文化和旅游主管部門(mén)、廣播電視主管部門(mén)、工業(yè)和信息化主管部門(mén)、國家網(wǎng)信部門(mén)、國家新聞出版(版權)主管部門(mén)、國家電影主管部門(mén)等“規制”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政職責”,還明確要求從事文化產(chǎn)業(yè)活動(dòng)的市場(chǎng)主體應當合法經(jīng)營(yíng)、確保其提供的文化產(chǎn)品和服務(wù)內容合法,國家應當構建統一開(kāi)放、競爭有序、誠信守法、監管有力的現代文化市場(chǎng)體系,加強市場(chǎng)監管和知識產(chǎn)權保護,等等。由此而言,文化產(chǎn)業(yè)及其相關(guān)政策的“規制措施”條款,盡管從直接層面構成了對文化企業(yè)及其從業(yè)人員的某種“限制”,但是其終極目的是維護文化產(chǎn)業(yè)的意識形態(tài)屬性,確保文化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始終“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相統一”,因而其本質(zhì)上也是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重要政策措施。

(二)文化產(chǎn)業(yè)的市場(chǎng)效益導向及其政策措施
第一,文化產(chǎn)業(yè)的財政補貼工具。
如前文所述,文化產(chǎn)業(yè)具有文化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的“成本病”、文化產(chǎn)品價(jià)值的“多元性”等特殊的經(jīng)濟規律,尤其是具有文化基礎研究性質(zhì)的“文化藝術(shù)研究”和“文化遺產(chǎn)研究”等領(lǐng)域,其研究成果更加接近于“公共物品”,這是文化產(chǎn)業(yè)之財政補貼政策的重要理論依據。但是,中國已經(jīng)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因而對文化產(chǎn)業(yè)實(shí)施財政補貼,必須考慮《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xié)定》中“反補貼規則”等因素,建立合理的財政補貼政策體系,且需遵循以下兩個(gè)基本原則:其一,財政補貼的“一臂之距”原則。從政策措施上看,歐美各國政府對于文化產(chǎn)業(yè)的財政補貼,廣泛依托基金會(huì )等形式,遵循所謂“一臂之距”原則,以避免產(chǎn)生權力尋租和過(guò)度干預的弊病,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美國國會(huì )設立的國家藝術(shù)基金會(huì )通過(guò)“補貼非營(yíng)利性文化機構”、“對藝術(shù)家發(fā)放補助金”及“資助各州與各地方的文化事務(wù)處”等三種形式資助藝術(shù)研究,已經(jīng)對美國文化產(chǎn)業(yè)構成深遠影響。16鑒于文化產(chǎn)業(yè)的內容創(chuàng )作及生產(chǎn)往往與“文化事業(yè)”密不可分,歐美各國對于文化非營(yíng)利性領(lǐng)域的財政支持政策及其措施值得我國參考。其二,直接補貼與間接補貼最優(yōu)組合原則。域外政府對于文化產(chǎn)業(yè)尤其是對于文化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財政補貼,主要分為“直接補貼”和“間接補貼”等兩種類(lèi)型;歐洲各國政府多采用直接補貼方式,政府部門(mén)直接劃撥資金給藝術(shù)家或藝術(shù)機構,德國、法國、意大利的劇場(chǎng)、博物館或管弦樂(lè )隊預算80%或更多來(lái)自于政府?!懊绹囆g(shù)資助政策的基調是間接補貼”,它是政府通過(guò)某種影響相對價(jià)格或者相對收益的方式實(shí)現生產(chǎn)激勵,其對于文化消費的積極影響往往大于“直接補貼”。[15]41-42所謂“直接補貼”與“間接補貼”,這兩種措施皆有其合理性,本無(wú)優(yōu)劣可言。但是,一般而言,“直接補貼”更加適合用于直接資助具有不可替代性?xún)r(jià)值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機構或者處于創(chuàng )業(yè)初期的文化企業(yè),而“間接補貼”則更加適合用于促進(jìn)文化消費,等等。我國針對文化產(chǎn)業(yè)的“直接補貼”和“間接補貼”主要是通過(guò)“文化產(chǎn)業(yè)財政專(zhuān)項資金”進(jìn)行。鑒于“財政補貼”措施可能會(huì )引發(fā)諸多質(zhì)疑,我國可以基金會(huì )資助逐步替代財政專(zhuān)項資金,同時(shí)充分利用《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xié)定》中的“研發(fā)補貼”、“綠色補貼”和“落后地區補貼”等“綠燈補貼”措施,為文化企業(yè)提供適當的財政支持。

第二,文化產(chǎn)業(yè)的稅收優(yōu)惠工具。
稅收優(yōu)惠政策可能會(huì )違背公法上的“公共負擔平等原則”,故而需要受到憲法審查機構之審查與監督。葛克昌教授認為:“租稅優(yōu)惠所可能涉及基本權侵犯,除前述之負擔平等外,主要以工作權保障、財產(chǎn)權保障及一般行為自由為最重要,但直接構成違憲可能性較低,惟工作權、財產(chǎn)權與形成平等相結合則違憲可能性增加不少?!盵16]229然則,由于稅收優(yōu)惠措施可能會(huì )違反“量能平等課稅原則”,因而有悖于財稅法制上的公平正義,故而在德國憲法學(xué)界素有“違憲說(shuō)”與“不當但不違憲”等兩種學(xué)說(shuō)。[16]288-289鑒于稅收優(yōu)惠政策本身意味著(zhù)“量能平等課稅原則”的“犧牲”,因此制定文化產(chǎn)業(yè)的稅收優(yōu)惠政策,不僅需要從經(jīng)濟學(xué)視角審視其合理性,亦需從法學(xué)視角審視其合憲性與合法性,并遵循以下兩大原則:其一,稅收法定原則。稅收是指國家依法向納稅人無(wú)償征收財產(chǎn)以獲得財政收入的活動(dòng),是私有財產(chǎn)轉化為國有財產(chǎn)的手段。因而,稅法也被稱(chēng)之為侵權規范,是侵害人民財產(chǎn)的的法律;為使人民財產(chǎn)免受不法侵害,這就要求稅收征納必須有法律依據,由此形成稅收法定主義。[17]47稅收法定主義,又稱(chēng)稅收法定原則,是指稅法主體的權利義務(wù)、各類(lèi)構成要素皆必須且只能由法律予以明確規定,沒(méi)有法律依據,任何主體不得征稅或減免稅收。[18]當前,我國正在推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促進(jìn)法》的立法工作,需要以此為契機,制定文化產(chǎn)業(yè)稅收優(yōu)惠政策的整體方案,并使之逐步進(jìn)入各部稅收立法及國家稅務(wù)總局的相關(guān)文件,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并使之成長(cháng)為國民經(jīng)濟體系中的支柱產(chǎn)業(yè)。[19]同時(shí),由于文化文物單位的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等文化遺產(chǎn)的生產(chǎn)性保護項目,經(jīng)營(yíng)性文化事業(yè)單位轉制為企業(yè)后繼續承擔了公益性事務(wù)的公益性文化產(chǎn)業(yè)項目,應當依法享受增值稅和企業(yè)所得稅的優(yōu)惠稅率,其稅率等相關(guān)納稅事項應由法律予以明確規定。其二,量能課稅原則。與稅收法定原則作為稅收形式正義不同的是,量能課稅原則體現的是稅收實(shí)質(zhì)正義,即國家必須根據納稅人的納稅能力確定納稅人的負擔,以貫徹憲法所追求的實(shí)質(zhì)公平精神。正如葛克昌教授所言:“租稅負擔是否平等,大體以量能課稅為準?!盵20]依此原則,我國關(guān)于文化產(chǎn)業(yè)的稅收優(yōu)惠政策至少需要考慮如下兩個(gè)事項:一是文化產(chǎn)業(yè)研發(fā)費用和人員教育培訓費用應當列入所得稅的成本,予以稅前扣除;二是合理安排文化產(chǎn)業(yè)增值稅進(jìn)項稅額的抵扣范圍與具體項目,擴大文化企業(yè)增值稅的抵扣范圍,尤其要調研稅制改革以票控稅等問(wèn)題,有序推進(jìn)增值稅改革。

五 結 論
中國共產(chǎn)黨第十九屆五中全會(huì )提出了2035年建成“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的目標,促進(jìn)文化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是我國實(shí)現這一目標的重要路徑?;谖幕a(chǎn)業(yè)的意識形態(tài)屬性與市場(chǎng)屬性,我國需要按照“堅持把社會(huì )效益放在首位、社會(huì )效益和經(jīng)濟效益相統一”的政策導向,并依據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特殊經(jīng)濟規律,以“意識形態(tài)資源”與“文化遺產(chǎn)資源”的保護與利用,構建社會(huì )效益導向的政策模式;以培育產(chǎn)業(yè)競爭優(yōu)勢和提升知識產(chǎn)權價(jià)值為依托,構建市場(chǎng)效益導向的政策模式。為實(shí)現文化產(chǎn)業(yè)的社會(huì )效益導向目標,我國需要建立文化產(chǎn)業(yè)的行業(yè)規制和行政規制等政策措施體系;為實(shí)現文化產(chǎn)業(yè)的市場(chǎng)效益導向目標,需要建立文化產(chǎn)業(yè)的財政補貼和稅收優(yōu)惠等政策措施體系。

分享到: